咕咚网

氨基乙酸市场分析,乙酰乙酸甲酯,月桂亚氨基二乙酸二钠,乙酸安全技术说明书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48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周围的人,围着看热闹,但是却没人上来帮忙。 叶栗的指尖都在颤抖,拿起手机就要报警,结果,电话才刚刚打出去,地址才说完,就看见一旁的小道出现了第三个人。 手中的匕首,明晃晃的朝着宋宥羲的后背刺了进去。 “不要——”叶栗尖叫出声。 她想也不想的就扑了过去,但是终究还是晚了,那匕首就直接刺进了宋宥羲的后背,鲜血瞬间喷了出来。 南初满脸满身都是宋宥羲的血,一阵阵的血腥味传来。 显然宋宥羲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意外的第三人,猝不及防的被捅了一刀,那阵痛一阵阵的传来,但手心的力道却丝毫没减弱。 也在同时,警笛的声音响起。 三个抢劫犯想也不想的,就立刻丢下东西,飞快的朝着小巷子里跑去。 叶栗扑到了宋宥羲的面前:“学长,你怎么样……”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。 压在宋宥羲身上的手,都是血。 她看着宋宥羲背上的匕首,几乎三分之二都已经插到肉里,可想而知,对方用了多大的狠劲,分明就是要置他于死地。 “没事。”宋宥羲的额头冒着冷汗,但是却在安抚叶栗的心。 叶栗差点哭出声:“我叫救护车,你不会有事,不会。” 一边说,她一边颤抖着打了急救电话,完全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。而宋宥羲因为疼痛,那脸色也跟着越来越惨白。 周围的人不断的在拍着照片,偶尔有几个好心人上前帮忙。 警察来的时候,宋宥羲疼的昏迷了过去,随之就被送上了救护车。 叶栗立刻跟了上去,顾不得自己的情况,一天来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,让叶栗的肚子紧的可怕。 但,她却无暇顾及。 更多的心思都跟在了宋宥羲的身上。 在叶栗看来,宋宥羲真的就是无妄之灾。被自己无端的牵连。如果不是她非要在这个时候下车开户头,也不会导致接下来一系列事情的发生。 就算是让宋宥羲陪着也好。 起码那些抢劫犯就不会认为她是单身一人的孕妇。 叶栗的心一路被提吊着,一直到宋宥羲被送到手术室,她都没能平静下来,就这么在手术室外站着,来回不断的走动着。 她的视线,不时的落在手术室的灯上。 一直到护士走出来:“你是宋宥羲的家属吗?什么身份?手术同意书还是要签字的。” “我……”叶栗的心一紧,最后说着,“未婚妻。” “不行。要直系家属。”护士拒绝了,“你去通知他的家人。” 说完,护士又匆匆的朝着手术室内走去。 叶栗看着护士离开的身影,微叹了口气,最终拿起警察做完笔录,交给自己的宋宥羲的手机。 她看着屏幕上的密码,安静了片刻,输入了自己的生日。 结果,手机的屏幕被打开了。 叶栗愣怔了很久,都没说话。 宋宥羲这人—— 她知道,宋宥羲是真的把自己放在心上,最无声的呵护,和退让,但是却又在每一个小细节里,明明白白的告诉叶栗,他从来没放弃过自己。 叶栗说不动容是假的。

陆柏庭的眸色更沉了:“不信我?” 叶栗但笑不语。但是渐沉的眼眸,却已经渐染了不悦的神色,就连被陆柏庭牵着的手,也在无意之中被叶栗挣脱。 尤其是陆柏庭不解释的姿态,让叶栗怎么都舒服不起来。 这样的不解释,无疑就是默认。 何况,在叶栗的记忆里,陆柏庭确确实实也和这个丽娜传过绯闻,那么下一次呢,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叫嚣。 结果,在叶栗的惊愕里,陆柏庭却忽然牵住叶栗的手,直落落的朝着中庭的方向走去。 那是丽娜开发布会的地方。 “陆柏庭,你做什么!”叶栗愣住,下意识的反抗,“我没这样丢人现眼的习惯!” “不是不信我?”陆柏庭头也不回的反问,“那起码我也要给我自己证明一下,不是吗?” 叶栗:“……” 就连原本围堵着叶栗和陆柏庭的记者也微微惊讶了一下,不由自主的跟着陆柏庭的步伐,朝着中庭的方向走去。 陆柏庭的眸色越来越沉。 在今天早上,他不偏不倚的接了一个电话,对方的电话号码被屏蔽了,但是却并没可以的隐瞒自己的身份。 那是陆南心的未婚夫乔治。 “陆柏庭,你既然做了这么多对不起南心的事情,在南心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选择了放弃,那么,你这辈子就没机会再见到南心。” 乔治的原话不断的出现在陆柏庭的脑海里:“你让南心难过,我又怎么会让你逍遥自在的过。就算是现在的生活,我就算无法破坏,我也要替南心出口气。” “陆柏庭,你最爱的人是你自己,而非别人。就算是现在的叶栗,陪在你身边这么多年,最终呢?连个名分都是现在才遮遮掩掩的暴露在大众的面前,她肚子里的孩子,你从来没承认过,你这样的人,根本什么都不配拥有。” 乔治的声音是愤恨的。 甚至没给陆柏庭任何开口的机会。 陆柏庭始终很安静的听着乔治的话,唯一问的问题:“南心在哪里?” “你不配知道。”这是乔治和陆柏庭最后说的话。 而后,乔治就挂了电话。 在这一通电话后,丰城就立刻发生了这么精彩的事情,是谁做的,陆柏庭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出来。 那个丽娜,确确实实是陆柏庭和叶栗交往的那五年里,被陆柏庭包养的一个女星。 和叶栗一样的年纪,甚至在眉眼里都像极了叶栗。 那时候的陆柏庭,被叶栗的咄咄逼人几乎是逼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,叶栗在逼着自己承认自己的心,但陆柏庭却选择了沉默以对。 甚至用了极端的方式来抗拒叶栗的存在。 他找了丽娜,一个像极了叶栗,就连性格都有几分像叶栗的女人。 陆柏庭花了钱,养着丽娜,但是却从来不曾碰过丽娜。 只有在被叶栗弄的极为烦躁的时候,才去丽娜的住宿,所有的画面,是真实的,但是却每一次都是丽娜主动的。 ……

第一卷: 第382章 最后叶栗几乎是夺门而逃

“陆南心!”叶栗的声音里已经带了警告。 “下午3点半,晚了就别怪我了。”陆南心淡淡的威胁,“我也不介意你告诉柏庭,嗯?” 说完,这一次主动挂电话的是陆南心。 叶栗内心的不安彻底的被卷了起来,第一次被陆南心这么掐着喉咙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 提及叶建明,叶栗总不能安心。 那步伐朝着瑞金医院的方向走去,越来越快。 …… —— 瑞金医院内。 “叶老,我陪你进去。”李权停好车,很自然的说着。 叶建明却拒绝了李权的提议,让李权在外面等着,而后一个人只身进入了瑞金,李权看着叶建明的身影,拧了下眉头,但是却没说话。 这个时间,非叶建明的检查时间,能来瑞金,又可以算和叶建牵连上关系的,就只有陆南心一个人了。 是为了叶栗的事情来的吗? 李权摇了摇头,最终保持了沉默。 而叶建明一刻都没停,很快就已经出现在陆南心的病房外,他站着,却怎么都没推门而入,只是隔着门帘,微微闭上了眼。 在叶家出事后,击垮叶建明的不是叶家破产,而是陆南心的电话。 那尖锐却带着阴沉的声调,字里行间都要叶建明偿命,叶建明在那一瞬间,才知道,他隐瞒了这么多年的秘密,竟然陆南心还是知道了。 那一刻,叶建明无法承受,才彻底的倒了下去。 而如今,叶建明却是主动的出现在这里。 毕竟是自己种下的苦果,终究都要来偿还。他已经对不起太多的人,绝对不能再把叶栗的幸福给赔上。 不然他就算死了,估计也无颜再见自己的原配。 最终,叶建明深呼吸后,伸手敲了陆南心病房的门。 病房里,换来了陆南心淡淡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 叶建明推门而入。 陆南心就好似知道走进来的人是叶建明,而不是别人一样,那态度都跟着冷淡了下来:“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。” “南心——”叶建明的声音透着无力和苍老。 他看着眼前的陆南心,但是陆南心的眼神却已经没了任何的焦距,失去了光芒。叶建明说不愧疚,那是不可能的。 可在陆南心的面前,叶建明却一句话都没说出口。 所有的语言,是都变得苍白狼狈起来。 “桌面上的这些东西,叶总拿回去,我不稀罕。”陆南心很淡的说着,字里行间都是拒绝,“三栋房子,想收买我,你觉得可能吗?” “不是收买你。”叶建明解释。 “那是为了弥补这么多年你对我这个亲生女儿的愧疚吗?”陆南心的声音忽然变得尖锐了起来。 她眼角的余光却看着自己病房外,匆匆赶来的叶栗。 那病房的门甚至没关上,微微的透了一条的缝隙,病房里的一言一语,都可以再清晰不过的传到叶栗的耳朵里。 “南心。”叶建明却浑然不觉,“你母亲,算是我亏欠了她。但是她瞒着我生下你,我从来不知道。”

第一卷: 第321章 叶栗,你给我坚持下去

雷声加上爆破声,最终只会把叶栗彻底的逼疯。 沉了沉,陆柏庭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 从他房间所在的阳台,跳跃到了叶栗房间所在的阳台。 陆柏庭该庆幸,客房的阳台并没锁上,叶栗锁了门,大概也没想到,陆柏庭会这样过来。 在阳台门推开的瞬间,巨大的雨就已经泼打了进来。 下一秒,陆柏庭反手关上门。 他的眼睛很快适应了房间内的漆黑,但是却没找到叶栗,陆柏庭的眸光锐利的扫着房间,最终在墙根的角落里,找到了叶栗。 叶栗已经彻底的把自己蜷缩了起来,就这么死死的抱着膝盖,一动不动的。 “栗栗——”陆柏庭走到叶栗的面前,直接搂住叶栗,把她抱了起来,“我在这里,不要怕。” 叶栗没说话,只是在颤抖着。 但是随着陆柏庭的靠近,叶栗却觉得莫名的心安。似乎很多年前,那样让人觉得安全的感觉又渐渐的回来了。 似乎在意大利的那几年,是不是因为很少碰见这样的雷暴天气,所以叶栗并没这样的记忆。 反而是回了丰城,叶栗总有些不太习惯。 其实,叶栗清楚,自己造就能适应的很好了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栋别墅里,叶栗自然而然的又会选择了害怕。 是因为现在的身体不舒服,还是因为别的情绪引发的吗? 但是,在陆柏庭靠近的时候,叶栗虽然仍然全身僵硬,但是却已经长长的松了口气。 下意识的,叶栗靠着陆柏庭。 陆柏庭哄着叶栗:“不要怕,我在这里,我陪你到床上去,好不好。” 叶栗没说话,但是也没拒绝陆柏庭。 陆柏庭没再继续问叶栗,直接拦腰把她抱了起来,快速的朝着客房外走去,这个床,当然不会是客房的床,只会是他陆柏庭的床。 全程,很短的距离。 但是叶栗却始终紧紧的搂着陆柏庭的脖颈,头埋在他的胸口,一言不发。 一直到自己被陆柏庭放到大床上,那床垫把叶栗彻底的包裹住。 “别走。”叶栗抓着陆柏庭的手。 陆柏庭无奈的看着叶栗,但是却始终好脾气的哄着:“乖,我没走,我只是帮你把被子那过来盖好,我保证,我就在这里,可以吗?” 叶栗的大眼,就这么看着陆柏庭,因为害怕,那大眼里氤氲了雾气。 陆柏庭叹了口气,大手握着叶栗的手,另外一只手直接把被子勾了过来,他不想太大的动作牵扯到自己的伤口,但是碍于叶栗,陆柏庭放弃了。 叶栗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,脸色变了变。 陆柏庭的声音却比叶栗来的更快:“不要胡思乱想,我陪你睡觉,你这点重量,两步路,真的不会有任何事情。” 叶栗僵着。 而陆柏庭已经搂着叶栗,躺了下来。 就如同以前的每一个雷暴天气一样,陆柏庭的手枕在叶栗的脖颈下,就这么搂着她,让她贴着自己的胸口,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。 似乎只有这样,叶栗才会放松下来。

只是陆子羁从来没见过陆柏庭,并不是不怀疑,而是因为太怀疑了,所以陆子羁才会忍不住主动打了这个电话。

叶栗见陆柏庭笑,不说话,干脆站起身转身就走。

第一卷: 第213章 你这情况,陆总知道吗?

第一卷: 第119章 你乖一点,不然我会担心

而陆柏庭就这么吧文件袋放到了叶栗的面前:这些东西,我想你看完就会清楚了。

“这不是理由,叶建明。” “对,是不是理由。”叶建明并不逃避,和之前的震惊比起来,他已经再冷静不过,“你母亲死的时候,希望我能让你认祖归宗。可是我做不到。你母亲也比谁都清楚这一点,她的要求,是希望你能在一个健康快乐的环境里成长的。” 叶建明闭起眼,想着南美离开的时候,那种悲痛欲绝的心情。 那时候,叶建明才知道,南美在怀孕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为了生下陆南心,南美拒绝了治疗,这才导致了在陆南心出生后没多久,就身亡了。 南美联系过叶建明,叶建明却拒绝见南美。 在那样男欢女爱的情况下,南美是主动睡上了叶建明的床,两人酒后乱性,根本不存在谁对谁负责。 而南美再找叶建明,叶建明很直觉的认为南美就是想借这件事,闹大。 自然,从来没被人威胁过的叶建明,怎么会妥协。 一直到南美放弃了,生下了陆南心,叶建明甚至都觉得这个孩子,是南美故意的。在那样的情况下,叶建明做了亲子鉴定,直到确定了陆南心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是那一次意外的产物,叶建明才震惊了。 南美命悬一线,几乎是苦苦哀求的叶建明能带陆南心回去。 叶建明残忍无情的拒绝了,但是却承诺能给南美一个安稳的环境。 于是,南美松了口气,当天晚上,就与世长辞了。 而在南美死后,叶建明透过关系,把陆南心送到了孤儿院,再安排自己的好友陆战明夫妇领养了陆南心。 但是,却又把所有的痕迹磨的干干净净。 甚至,陆战明都不清楚,南心是叶建明的亲生女儿。 结果,就是这样已经找不到任何痕迹的关系里,陆南心竟然还能顺藤摸瓜的找到了他们的关系,并做了亲子鉴定。 “呵呵——”陆南心嘲讽的笑了,“你所谓的快乐健康,就是把自己的亲女儿丢到了好友加,最后还残忍的害死了好友,若不是柏庭坚持的话,你甚至想把我就这么丢在孤儿院,永远都不知道这个秘密,是吗?” “南心——” “你以为我结婚了,那些房子是给我当赔偿的,是吗?”陆南心的口气咄咄逼人,“你现在沦落到这样的地步,那是报应,老天给你的报应。老天注定不会让你这样的人或者,三栋房子,你还是留着陪你下地狱,我不缺。” “叶栗知道吗?”陆南心一刻都没停止,“知道她最爱的父亲,在外面有别的女人,甚至还早于她,就已经生下了女儿吗?” “叶栗不知道的话,叶峻伊我想也是知道的吧。”陆南心冷笑一声,虽然看不见,但是那眸光却仍然可以精准的找到叶建明的位置,“不然的话,叶峻伊会和你水火不容到这样的地步,会在知道事实以后,转身就走。” 叶建明:“……” 陆南心的质问里,叶建明一句话都答不上来。

“这不是理由,叶建明。” “对,是不是理由。”叶建明并不逃避,和之前的震惊比起来,他已经再冷静不过,“你母亲死的时候,希望我能让你认祖归宗。可是我做不到。你母亲也比谁都清楚这一点,她的要求,是希望你能在一个健康快乐的环境里成长的。” 叶建明闭起眼,想着南美离开的时候,那种悲痛欲绝的心情。 那时候,叶建明才知道,南美在怀孕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为了生下陆南心,南美拒绝了治疗,这才导致了在陆南心出生后没多久,就身亡了。 南美联系过叶建明,叶建明却拒绝见南美。 在那样男欢女爱的情况下,南美是主动睡上了叶建明的床,两人酒后乱性,根本不存在谁对谁负责。 而南美再找叶建明,叶建明很直觉的认为南美就是想借这件事,闹大。 自然,从来没被人威胁过的叶建明,怎么会妥协。 一直到南美放弃了,生下了陆南心,叶建明甚至都觉得这个孩子,是南美故意的。在那样的情况下,叶建明做了亲子鉴定,直到确定了陆南心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是那一次意外的产物,叶建明才震惊了。 南美命悬一线,几乎是苦苦哀求的叶建明能带陆南心回去。 叶建明残忍无情的拒绝了,但是却承诺能给南美一个安稳的环境。 于是,南美松了口气,当天晚上,就与世长辞了。 而在南美死后,叶建明透过关系,把陆南心送到了孤儿院,再安排自己的好友陆战明夫妇领养了陆南心。 但是,却又把所有的痕迹磨的干干净净。 甚至,陆战明都不清楚,南心是叶建明的亲生女儿。 结果,就是这样已经找不到任何痕迹的关系里,陆南心竟然还能顺藤摸瓜的找到了他们的关系,并做了亲子鉴定。 “呵呵——”陆南心嘲讽的笑了,“你所谓的快乐健康,就是把自己的亲女儿丢到了好友加,最后还残忍的害死了好友,若不是柏庭坚持的话,你甚至想把我就这么丢在孤儿院,永远都不知道这个秘密,是吗?” “南心——” “你以为我结婚了,那些房子是给我当赔偿的,是吗?”陆南心的口气咄咄逼人,“你现在沦落到这样的地步,那是报应,老天给你的报应。老天注定不会让你这样的人或者,三栋房子,你还是留着陪你下地狱,我不缺。” “叶栗知道吗?”陆南心一刻都没停止,“知道她最爱的父亲,在外面有别的女人,甚至还早于她,就已经生下了女儿吗?” “叶栗不知道的话,叶峻伊我想也是知道的吧。”陆南心冷笑一声,虽然看不见,但是那眸光却仍然可以精准的找到叶建明的位置,“不然的话,叶峻伊会和你水火不容到这样的地步,会在知道事实以后,转身就走。” 叶建明:“……” 陆南心的质问里,叶建明一句话都答不上来。我為你痴迷

助理应声:“之前打电话的时候,林总是在酒店的。” 米芯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 很快,米芯离开机场,快速的上了车,车子朝着陆柏庭下榻的酒店开去。 …… 40分钟后,米芯就出现在陆柏庭下榻的酒店。 陆柏庭的秘书吓白了脸,就这么看着米芯,完全没了任何的反应,他根本想不到米芯会忽然出现在丰城,还出现在酒店内。 而米芯的身后,还跟着一群的佣人,保镖,保姆。甚至连米隽都来了。 很快,秘书回过神:“大小姐。” “林骁人呢?”米芯问的直接。 秘书又变得支支吾吾起来,有些回不过神了,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米芯的问题。 米芯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:“告诉我,他人去哪里了!” 明明在下飞机的时候,米芯还和陆柏庭通过电话,明明她那时候还可以确定陆柏庭是在酒店的,这才多一会的时间,竟然告诉她,人已经不见了? 米芯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情。 那种不安的预感也跟着越来越明显起来。 “小姐,小少爷好像有些不舒服了。”保姆注意到米隽的情况不太好,立刻上前和米芯说着。 米隽是早产的孩子。 而带着米隽的保姆是米芯从小到达的阿姨,所以一直都是站在米芯的河身边,当然了解米隽是怎么回事。 为了骗过陆柏庭,米隽的早产,就被说成了足月产。 所以米隽的出生也是错误的。 只是,米隽的早产,导致米隽的身体情况特别的差,动不动就会生病,而这样的长途飞行,最容易让米隽出现问题,特别是两个城市的温度还截然不同。 这个时候的伦敦还显得阴冷的多,而丰城已经开始渐渐的暖和起来了。 “你们是怎么照顾的!”米芯瞬间就发了火。 佣人低着头,一句话不敢说。 而张阿姨已经第一时间开始去让酒店把医生叫来,米芯直接带着人进了酒店的套房。 套房内空荡荡的,陆柏庭果然不在。 但是米芯现在无暇顾忌这么多,不管怎么说,米隽是她的亲生儿子,米芯不可能做到不管不顾的。 很快,医生匆匆赶来。 米芯着急的一旁做来走去,不断的询问医生米隽的情况。医生都耐心的说了,而这一晚上,米芯都没等到陆柏庭回来。 米芯的脸色也跟着越来越难看起来。 她转身看向了陆柏庭的秘书:“给你一个小时时间,找不到林骁人在哪里,你自己看着办!” 那口气充满了阴沉。 而陆柏庭的秘书吓白了脸,但是却有不敢任何反抗。 很快,他快速的转身离开,立刻出去办米芯交代的事情。 …… 彼时—— 陆柏庭就这么站在叶家大宅的门口,他没走近,就这么站在叶家大宅的门口,一动不动的。 他在等叶栗回来。 想起之前傅甄带着叶栗离开的模样,陆柏庭的脸色沉了沉,变得几分的阴晦起来,那是一种叶栗被人觊觎的感觉。 美女小说 "songshu566" 微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一路上,叶栗总有些忐忑不安。 虽然她知道,叶峻伊现在在外面出差,这并不代表叶峻伊得到消息不会立刻回来,而在这样的情况下,陆柏庭和叶峻伊碰面,结果可想而知。 叶峻伊对陆柏庭不会心慈手软,但陆柏庭的情况,根本禁不起叶峻伊的野蛮。 叶栗微叹了口气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陆柏庭。 陆柏庭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况,注意到叶栗看向自己的时候,转身冲着叶栗淡淡的笑了笑,而后很自然的越过驾驶座,就牵住了叶栗的手。 一个反手,叶栗的手被彻底的包裹在陆柏庭的掌心里。 “你……”叶栗挣扎了下。 陆柏庭的声音淡淡的,却带了几分的笑意:“我牵着你,就好。” 叶栗安静了下,然后没了动作,就这么看着陆柏庭,不再开口,倒是陆柏庭的嘴角因为叶栗的安静,不自觉的噙了笑意。 手心微微收紧。 车子缓缓的朝着叶家大宅的方向开去。 路上,叶栗仍然小心的看着陆柏庭,想看陆柏庭是否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,偶尔,叶栗见到陆柏庭的眉头微皱起来的时候,她的心口都要跟着多跳一拍。 终于,忍不住,叶栗开口:“我来开车吧。” 正巧,一个红灯,陆柏庭停了下来,似笑非笑的看着叶栗:“担心我?” 叶栗轻咳一声,一本正经的:“才不是,我担心我自己,怕你不行了,我出事了!” “放心。”陆柏庭又笑,“你老公没那么不济。” 叶栗:“……” 在叶栗面红心跳的时候,陆柏庭忽然压了过来,叶栗闪躲不及,被这人压了一个正着,就只能这么被动的靠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,一动不动。 “陆柏庭,你要做什么。”叶栗有些后怕的开口。 陆柏庭疯起来,指不定做出什么事。 说不害怕,是假的,但是这样的害怕里,更多的是担心担心这人才拆线的伤口。 结果,陆柏庭的声音却压得很低,薄唇就这么贴着叶栗的耳边,一字一句的说着:“我不做什么,我只是告诉你,别担心,我现在就算要睡你,我也错错有余了。” 明明是荤话,但是陆柏庭说出来却显得一本正经的。 叶栗的脸一下子滚烫的红了起来,忍不住伸手狠狠的掐了一下陆柏庭的腰间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——” “信什么?”陆柏庭抓住叶栗的手,面不改色的问着。 叶栗:“……” 她干脆不说话,被陆柏庭绕下去,吃亏的人总是自己,再狠狠的瞪了一眼陆柏庭,叶栗直接甩开了陆柏庭的手,头也不回的看着窗外。 陆柏庭见状,低低的笑了笑。 信号灯已经转变了,车子继续朝着叶家大宅的方向开去。 …… 半小时后,车子停靠在叶家大宅的门口。 霍子羁早就已经背着小书包在门口左顾右盼了,看见陆柏庭的车子时,霍子羁一下子变得兴奋了起来。 见到陆柏庭,显然霍子羁比见到叶栗还来的兴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