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上海市冠生园路,武汉冠生园改制,冠生园方便面,冠生园董事长被砸死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 18:05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项少龙高兴地一跃而起道:“没错,我又过了一关,一定又让你们受惊了……而且,麻烦你们了……”

不过要养鱼虾的话,那得有水。可是老树村没有湖泊和池塘,仅有几口井。 有个白马水库,但是那个是国家发电的,估计打不上主意。那就只有隔壁的桂花村,桂花村有一座湖泊,桂水湖。 “好,就去承包桂花村的地和桂水湖。不过,桂花村可不是自己的地盘!” 项少龙眼珠一转,带上了禁魂瓶,还有阿黄和阿虎,开着BJ40,雄赳赳,气昂昂往桂花村疾驰而去。 这时候,项飞正坐在桂花村村委会门口打电话。 “姚哥,我项飞啊,恭喜你当上桂花村的村委员了。你不是说要帮我夺项家的财产吗?我在村委会等你,咱们兄弟好好计划一下……” 没一会,项飞口中的姚哥带着几个小弟过来了,居然是曾经去飞龙集团捣乱的姚武亚,也是李春莲的婆婆姚桂花的第二个儿子。 当初他带着一帮小弟,本来想到飞龙集团刮一笔油水。结果在苏玉倩的办公室,被赵云龙打得昏死过去,丢尽了脸面。 从此,姚武亚就恨上素未谋面的项少龙了。 正好项飞前几天回老树村,两人就勾搭上了,密谋着怎么样把项少龙家的财产谋夺过来。 本来项飞对这个计划还不置可否,但是今天钱没要到,却被项少龙扇了一顿大耳光子,他心里的狠毒劲就上来了。 非要和姚武亚合作,弄死项少龙这个堂哥不可。到时候,项家的财产还不是他说了算。 两人一见面,就在村委会门口嘀嘀咕咕起来, 姚武亚的嘴角浮现冷笑,一双细长眼的目光中满是煞气。他和项飞,两个人都斜叼着烟,吞云吐雾,说到高兴处,不时的哈哈大笑。 “嘀嘀!” 车喇叭的声音响起,BJ40疾驰而来,来了个漂亮的甩尾,停在村委会门口。 “项少龙!” “他来我们桂花村干什么?” 看到项少龙走下车,项飞和姚武亚惊讶了。 “项少龙,你是老树村的人,来我们桂花村做什么?”姚武亚叼着烟,带着几个小弟迎了上去。 “你是?”项少龙看看这个满脸凶相的家伙,又看看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堂弟。 “这是我们桂花村的老大,乌鸦哥!小子,你最好礼貌一点。”立马有小弟跳出来帮姚武亚出头。 “乌鸦哥?姚武亚对吧?呵呵。” 项少龙笑了,用极为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轻描淡写的说:“就是你趁我不在的时候收保护费?我看你是好了疮疤忘了疼,是不是要老子一巴掌扇死你,你就开心了,对吧?” “你!你……”姚武亚气得满脸胀红,你了半天,还是不敢发作,毕竟他上次也是被打怕了。 听说这个项少龙身手非常厉害,他不敢动手。 忽然,姚武亚想到了什么,嘿嘿的阴笑起来,不怀好意的看着项少龙说:“老子我现在可是桂花村村委会的委员,项少龙,你来我们这里干什么?说吧!” “哦!你还是村委员?你是怎么当上的?我看你是强迫别人选你吧。”一个村委委员,算根鸡毛,项少龙哪里看在眼里。 他语气淡然的说:“姚武亚,你去通知你们姚村长,我要承包桂水湖。” 一听项少龙是来要求承包桂水湖的,姚武亚立刻气势就涨了起来,装模作样的哼了一声道: “你又不是我们桂花村的人,还想承包桂水湖?你想得美,做梦呢!” 项少龙笑了:“你一个小小的村委员,离九品芝麻官都还差得远,还能阻止我承包桂水湖?算了,你就别搞笑了吧!” “哈!在桂花村,我姚武亚说不让你承包,就没人敢让你承包,你能怎么着?” 姚武亚眼睛一眯,得意洋洋的说:“听说你项少龙有钱,给个几千万我耍耍,再向我公开道个歉,把那什么苏玉倩送给我暖床,也许我会同意让你承包桂水湖!” 听说姚武亚是桂花村的一霸,他说的这话,还真有可能成为现实。不然他怎么当上村委员的,肯定走的不是正路。而且还敢打苏玉倩的主意! 项少龙可不是个好脾气的人,他笑着把住车后门猛然打开,一声喝:“上!暖床美女来了!” “汪汪汪!” 立刻,阿黄和阿虎从车后座冲了出来,朝姚武亚一帮人猛扑过去。 “草!疯狗!” “跑!” 别看姚武亚和他的小弟,平日里在桂花村耀武扬威的,但是猛然看到两条半人高的猛犬,凶神恶煞的扑过来,都吓得魂飞魄散。 看着两只爱犬把姚武亚追得屁滚尿流,哇哇大叫。项少龙畅快的大笑。 没一会儿,姚武亚身上的衣服裤子都咬破了,身上也鲜血淋漓起来。 项少龙才喊了声:“回来!” 阿黄和阿虎立马摇头摆尾的跑到项少龙身边,争先恐后的舔着他的手,要多乖就有多乖,和刚才的凶猛狰狞,判若两犬。 说上就上,说回来就回来,这两条狗项少龙可从来没有训练过,但似乎听得懂人话,也是要成精了。应该是喝了这么久的回灵汤,还有吃了那只加料芦花鸡的功劳! 有了天地灵气的动物,也是可以成精的。 项少龙非常满意! “傻比,拿去打疫苗吧!” 项少龙轻蔑的看着脸色惨白,狼狈不堪的姚武亚,从怀里掏出来一叠崭新的土豪金,数都不数,豪气的往地上一甩,“不够,我还有,老子有的是钱,就是要狗咬你个人渣!” 姚武亚眼中满是惊惧和愤怒,却不敢找项少龙的麻烦,看着那一黑一黄两只猛犬,心里发毛。 “项飞,你和姚武亚这种人混到一起,是要存心丢我项家的脸,对吧?”项少龙踏前一步,愤怒的目光看着项飞。 被项少龙盯着,项飞立刻身子一僵,感觉一股冰冷的寒气从脚板底直冲头顶,狠狠的打了个寒颤,脸色都白了。 “别,别放狗!” 项飞猛然后退,往村委会里面冲去,结果在门口绊了一跤,狠狠的摔倒在地上。 他还没爬起来,就拼命的叫喊起来:“救命啊!救命啊!项少龙放狗咬人了,救命啊……” 这下,立刻惊动了桂花村村委会的人。给力小说"songshu566"微信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在我眼里,你这种人连狗都不如!”

“哼……”孔令奇气得哆嗦了一下,咬牙切齿的喊道:“理……查……德,你自己惹的事情,自己解决。”

通道内那几个呆滞的被困队员一下清醒过来,猛的一起卧倒在地上,把头深深趴下。

没想到在这里,居然远远感受到了仇恨之人的气息。

二龙山镇压着异族余逆的事情,项少龙现在不打算让他们知道。

“哦?你就是这一次天谴小队的队长吗?听说你曾经是战狼狼王,很厉害。我倒是不太相信,这个队长应该让我来当才好!”

大颗大颗的冷汗从他额头上冒出来,滴落到地上。

“喂,月瑶,你可别当我不存在呀!”

孙鸿坤一惊,显然吓得不轻,生怕厉烨正把这笔账算到孙家头上。

这些护法高手最起码都是一流身手,按照常理来说,三四十个一流高手一起出现,在很多场合绝对是一股横扫当场的力量。

嚣张的抬起腿,一脚踩到茶几上,目光满是猖狂,肆无忌惮的眼神扫视着项少龙,甚至还在唐梦雨曲线玲珑的身子上打转,满脸都是挑衅的意味。

“来了!快看,是金在日大师来了!他得到我的消息从白马镇赶过来了。” “你小子真机灵,真的是金在日大师的车!这下好了,金东骏先生可是大师的独子,现在被这个华夏人断掉一条腿,怎么都不会饶过他!” “据说,金在日大人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我们高丽国的跆拳道之神金成曦,也就是东骏先生的爷爷,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!” “有了金大师,这一次我们一定可以扬眉吐气!” “阿西吧!干掉这个该死的华夏凶手!” 此时此刻,这群高丽人从绝望到希望,就像是过上了狂欢节,一阵阵狂喜呼声,就差喜极而泣了。 金东骏挣扎着站不起来,但是表情极其激动。其他的高丽人原本已经垂头丧气,现在更是气势暴涨。 一个个像疯了一样冲到从车上下来的一个中年人面前,一边争先恐后的告状,一边指着项少龙! 听到这些高丽人的话,那个中年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布满了杀机,怒气冲冲! 金在日作为山星集团的特使,负责解决这一次宋明哲被侮辱的事件,必须要那个叫项少龙做出赔偿! 宋明哲被辱事件导致山星集团在他身上的投资全部都报废了,损失不小。 而金在日作为山星集团的高层,这次来到老树村这个穷乡僻壤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。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独子金东骏,只是提前到老树村的这个什么飞龙集团来探探路,就被项少龙废掉了一条腿。 这样一来,自己儿子的腿就算以后好了,功夫也会大打折扣。对于这个儿子,金在日可是寄与了厚望,现在真是晴天霹雳! 特别是他看着儿子金东骏在地上浑身是血,有气无力的凄惨模样,金在日横眉倒竖,气得要吐出血来。 “是你?就是你敢打伤我的儿子!!!” 金在日浑身杀气蒸腾,狠狠指着项少龙,眼睛中满是愤怒,恨不得把项少龙剥皮拆骨。 项少龙不语,只是微笑。 “你就是项少龙?侮辱宋明哲也是你做的?现在还敢伤我的儿子!” 不知道为什么,这时候的金在日虽然来势汹汹,但是他看着项少龙,总有那么一点十分面熟的感情,好像是在哪里见过,但是又不敢确认,心里总是有点不踏实。 “对,是我,没错,都是我做滴。”项少龙毫不在意的点头,那种轻描淡写的语气就像在应付一个不怎么喜欢的朋友。 看到项少龙面对着金在日还是那么一副大大咧咧的神情,其他那些高丽人立刻嚷嚷起来了: “金大师,就是这个嚣张的家伙,是他打伤了东骏先生的腿,你一定要报仇啊!” “混蛋,这个华夏人真是不知死活!金大师一定不会放过他,这可是关系着金大师的声望,关系着金家的威严!” “他叫什么?哦,叫什么项少龙,我看他应该叫骗子!金大师,他之前居然说打断了金成曦老太爷的腿,还有,还有你金大师的腿,你说是不是很可笑?” 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 听到这句话,金在日愣住了。 看着眼前的项少龙,金在日的脸色越来越白,然后由白转青,甚至变黑。 就像是有一道闪电在自己的脑海中闪过,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自己看到项少龙之后,觉得那么的面熟了! 四年了! 虽然整整四年多过去了,但是这个男人的容貌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。 肌肤反而更加的光洁如玉,五官越发俊秀,还有嘴角那一抹邪魅的笑意,让整个人都散发出来一种奇异的魅力。 整整四年多的岁月居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一丝痕迹,反而显得更加年轻。 眼前这个项少龙,和以前那个魔鬼,那个断了父亲和自己腿的人,简直一模一样! “是他,真的是他!” 金在日的身子控制不住的猛然颤抖,眼瞳紧缩,绿豆般大小的冷汗从额头上面冒了出来,密密麻麻的,汇聚成一行行的顺着脸颊流淌下来。 这个魔鬼就是自己的挥之不去的梦魇,是整个金家的噩梦。 多少个日日夜夜,金在日都会从噩梦中惊醒,但是现在这个魔鬼又再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,真真切切的站在面前,还朝着自己微笑。 那种惊骇欲死,简直让金在日的脑袋瞬间就一片空白,完全转不过弯来了。 然而,那些高丽人根本没有发现金在日表情的变化,而是在疯狂的叫嚣着,撺掇着。 “金大师,那小子怕了,不敢说话了。你还没来的时候,他可嚣张了!” “大师,一定要打断他的两条腿,为东骏先生报仇,为宋明哲先生出气!” “父亲,快,快帮我报仇,一定要帮我报仇!” 不仅是那些高丽人像疯狗一样的吠叫,而且金东骏也焦虑的开始叫喊起来,指望着金在日出手,帮他报仇雪恨。 而林月瑶、牛彪和周围所有飞龙集团的人,脸色都十分的难看。 他们看到这个金在日,心里七上八下,先前那个金东骏,虽然是跆拳道亚洲冠军,但是被项少龙直接打断了腿。 俗话说人的名,树的影,现在这个曾经在华夏连续击败十几个著名高手的金在日,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! “怎么办!” 林月瑶粉拳紧握,紧张得手心之中全是汗水,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。 她心中已经下了决心,如果金在日赢了,她就算暴露身份,也绝对不会允许项少龙的腿被人打断,就算要祸及己身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! 不仅仅是林月瑶,其余飞龙集团的人也都打定了主意,要是董事长真的吃亏,他们这些人就算不是对手,但是肯定也要上去拼个你死我活。 而且,有人已经通知了赵云龙和炎龙队,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。再加上现场越来越多飞龙集团的人,不怕这些高丽人能飞上天去。 所有飞龙集团的人有的掏出电话开始呼朋唤友,有的开始找家伙,有的严阵以待。福利"songshu566"微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项少龙也大笑起来,他忽然很喜欢这种感觉,宝儿太天真可爱了。

那几十条汉子已经蠢蠢欲动,纷纷朝项少龙这边围拢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