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薛苞认母,我亲自给女儿开了苞,别墅开幼苞正文小说,赵苞弃母古文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4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而两人的争执,也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,大家的眸光渐渐聚拢在两人的身上。 陆南心的神色变得有些讳莫如深起来。 她压着声音,问着:“叶栗,你真的觉得你赢了吗?你真的觉得全世界都在你的控制中吗?” 叶栗没说话。 她看着陆南心的手心忽然多了一把缝纫的剪刀出来,那锋利的剪刀就对着叶栗肚子的方向。 叶栗警惕了一下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:“你要做什么?准备动手行凶吗?” 她看向了周围的环境,这里都是人,人山人海的,陆南心要真的敢这么做的话,别说前途,这辈子恐怕都是毁了。 但忽然一瞬间,叶栗的脑海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念头。 她觉得,陆南心的剪刀不是用来对付自己的,那么—— 来不及细想,陆南心阴冷的声音传来:“叶栗,你觉得我看起来是那么傻的人吗?你让我不得好过,我也不会让你痛快的。” 叶栗还没来得及反应,忽然,陆南心惊呼出声。 那剪刀瞬间从陆南心的手里变到了叶栗的手中,然后一个用力,狠狠的刺向了陆南心的小腹。 瞬间,保全,模特,工作人员,所有的人都涌到了陆南心和叶栗的面前。 叶栗错愕的看着手中的刀。 她的手已经沾染了鲜血,鲜血一滴滴的滴在地上,那是陆南心的血。 而锋利的裁缝剪刀堪堪的刺到了陆南心的肉里。 叶栗不敢相信,陆南心这么怕死的一个人,竟然拿剪刀刺向自己,就算是伤了自己,也在所不惜,就为了要陷害她? “陆南心,你真是超出我的想象。”叶栗很快的冷静了下来。 “不,叶栗,我会让你后悔惹上柏庭,惹上我。”陆南心咬着牙,一字一句的说着。 …… 场面越发的混乱。 “我的天,怎么回事!”陆南心的经纪人赶了过来,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 陆南心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说着:“叶栗,五年前,你用尽手段把我逼走,和柏庭在起,你还不满意吗?五年后,我和柏庭能重新在一起,你还要想法设法的拆散我们!你的心就这么狠毒吗?” 众人哗然。 “甚至狠毒到恨不得我死吗?我陆南心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。”陆南心说的每一句话都好似用尽了力气。 甚至到了最后,她的声音微弱的吓人,那眼神看着叶栗,仿佛下一秒就会这么死过去。 叶栗就这么倨傲的站在人群中,一动不动。 这种栽赃嫁祸的事情,不管她说什么,都是没用的,解释,不如现场这些眼睛看见的假事实。 而陆南心终于顶不住那不断涌出来的鲜血,彻底的昏了过去。 周围混乱了起来。 所有的人都围着陆南心,打电话的打电话,报警的报警,剩下的人,除了鄙视叶栗,就再没有其他的情绪。 满满的谴责。 就在这个时候,一抹高大的身影快速的冲进后台,直接抱起陆南心,狠戾的问着: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 那是陆柏庭。

在霍擎苍的笃定里,叶栗竟然没了准,甚至有些慌乱,又或者说,她开始相信霍擎苍的话—— 陆柏庭迫不及待的找自己,就只是为了她眼中的这一对角膜。 一对可以让陆南心活下来的角膜而已。 这样的想法,一下下的绞着叶栗的胸口,那样的疼痛,几乎让叶栗觉得呼吸都变得奢侈了起来。 …… 一直到陆柏庭驱车离开。 —— 丰城,瑞金医院。 陆南心在吃过药后,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在病房内的护士按照陆柏庭的命令,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在病房内陪着,生怕陆南心出现一点的闪失。 韩祁慎在下了手术后,直接来了陆南心的病房,看见陆南心睡觉,随口询问了几句护士陆南心现在的情况。 得到放心的答案,韩祁慎刚想离开的时候,忽然手机震动了起来。 他看了一眼来电,立刻接了起来:“有消息了吗?” “没有消息。”对方有些无奈,“你要的东西太难找了,我面前找到两对相似的,你看看能不能用。别的我在尽力。赏金提高了以后,来的人更多了,这也在无形之中加大了筛查的难度。” “你要知道,筛查100对的难度和筛查1000对的难度比起来,有多少,何况,现在就好是几何倍数的增长来的人。我们生怕错过合适的,就只能一一确认。” 对方说着利弊分析的问题。 韩祁慎很安静的听着,而后才开口:“我现在就去实验室。你把配型传过。” “好。”对方挂了电话。 而后,韩祁慎转身走了出去,脚步有些匆忙。 在韩祁慎走出去后没多久,陆南心的眼睛忽然睁开了,她并没起身,只是透着眼角的余光看着韩祁慎离开的身影,若有所思。 她的情况,霍擎苍早就已经告诉她了。 现在这样的情况,陆南心怎么可能放弃,叶栗已经被逼走了,陆柏庭近在咫尺,她怎么可能让自己没了性命,把所有的一切拱手让给叶栗。 而她更清楚,她要的角膜,这个世界上最合适的,就只有叶栗的。 而她,也只要叶栗的。 叶栗就算死不了,她也要叶栗一辈子在这样的痛苦和梦魇里活着。 她要的是陆柏庭亲手摘下叶栗的角膜。 而这一切,都需要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,不让陆柏庭怀疑自己。 陆南心安静的躺了一会,才睁开眼。护士一看见陆南心醒了,就显得紧张了起来。 “陆小姐,有什么需要的吗?”护士立刻迎了上来。 陆南心温婉的笑了笑:“不用,我只是想去找韩医生聊天,你方便带我过去吗?” “当然可以。”护士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。 没人注意到陆南心眸光里藏起的深意,安静的在护士的搀扶下,慢慢的朝着韩祁慎的办公室走了过去。 …… 同一时间。 韩祁慎得到通知的时候,陆柏庭也已经得到了通知,他离开别墅区就直接驱车朝着瑞金医院的方向开来。

叶栗被陆柏庭之前几乎是孟浪的举动吓的一动不敢动,连声应着,头也不回的就逃进了房间,立刻关上门,是真的害怕陆柏庭也跟着进来。 甚至,叶栗抵靠在门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一直到门外的脚步声渐渐的走远,她才彻底的瘫软在地上。 陆柏庭太可怕,太可怕了。 叶栗一直到淋浴间冲了澡,再出来后,才冷静下来,想之前发生的事情。 虽然,那种激烈的画面,仍然让叶栗面色绯红。 但是心头才被浇灭的不安的预感又顷刻之间的燃烧了起来,说不上来的诡异感觉,总觉得,陆柏庭这么做,是在欲盖弥彰什么。 因为,和平日的陆柏庭实在太不像了。 难道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吗? 沉了沉,叶栗不敢多想,只是安静的在床上躺着。 这一趟,她还真的躺着睡了过去,房间内,除了空调出风口传来的声音外,就只剩下叶栗均匀的呼吸声。 …… —— 陆柏庭回了楼下,快速的解决完自己的午餐,通知管家和佣人归位后,直接给韩祁慎打了电话。 韩祁慎一接到陆柏庭的电话,戏谑的不行:“陆总,您如果欲求不满,这种事找我没用,我不看男科。” “你他妈的闭嘴。”陆柏庭低咒了一声,“给我药。” “没有。”韩祁慎也答的很干脆,“你以为是古装剧,我还能给你变出解药的?你只能等着药物慢慢代谢。” 陆柏庭:“……” “陆总,你又不是没做过和尚,现在就这么几天忍不了?”韩祁慎是真的忍不住嘲笑陆柏庭,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对叶栗的兴趣这么大?” “……” “尤其叶栗现在还是孕妇,六个月多了吧,都这样还这么激情?”韩祁慎似笑非笑的,“陆总,您口味真重。” …… 这下,回应韩祁慎的是,陆柏庭直接不客气的挂了电话。 韩祁慎也丝毫不在意,看着挂断的手机,干脆的丢到了沙发上。 唔,他好像是忘记告诉那条暴躁的地龙,这药也不是没办法,再多撩拨啊,多刺激啊,只是比以前费点时间而已。 而且,他算了算,这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。 可是,这是陆柏庭主动挂了他的电话,不是他不解释的,对不对? 韩祁慎笑的有些坏心。 …… —— 入夜。 陆柏庭一直在书房耗到了凌晨才回到主卧室。 因为陆柏庭很清楚,平日的这个时间,叶栗早就已经睡着了,他就是掐着叶栗睡着的点才敢回来。 陆柏庭有些无奈的看着大床上沉睡的小女人,最终笑出声。 他大概是真的报应,起码到现在这一刻,他都没想过,自己竟然有这么一天,还是因为叶栗而起的。 陆柏庭回过神,动作很轻的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,一直到关上浴室门。 …… 15分钟后,陆柏庭吹干净头发回到床上,轻轻的掀开被子躺了下去,生怕惊醒了叶栗。 在黑暗中,他看了一阵叶栗,那种燥热的情绪又跟着席卷而来。

叶栗被陆柏庭之前几乎是孟浪的举动吓的一动不敢动,连声应着,头也不回的就逃进了房间,立刻关上门,是真的害怕陆柏庭也跟着进来。 甚至,叶栗抵靠在门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一直到门外的脚步声渐渐的走远,她才彻底的瘫软在地上。 陆柏庭太可怕,太可怕了。 叶栗一直到淋浴间冲了澡,再出来后,才冷静下来,想之前发生的事情。 虽然,那种激烈的画面,仍然让叶栗面色绯红。 但是心头才被浇灭的不安的预感又顷刻之间的燃烧了起来,说不上来的诡异感觉,总觉得,陆柏庭这么做,是在欲盖弥彰什么。 因为,和平日的陆柏庭实在太不像了。 难道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吗? 沉了沉,叶栗不敢多想,只是安静的在床上躺着。 这一趟,她还真的躺着睡了过去,房间内,除了空调出风口传来的声音外,就只剩下叶栗均匀的呼吸声。 …… —— 陆柏庭回了楼下,快速的解决完自己的午餐,通知管家和佣人归位后,直接给韩祁慎打了电话。 韩祁慎一接到陆柏庭的电话,戏谑的不行:“陆总,您如果欲求不满,这种事找我没用,我不看男科。” “你他妈的闭嘴。”陆柏庭低咒了一声,“给我药。” “没有。”韩祁慎也答的很干脆,“你以为是古装剧,我还能给你变出解药的?你只能等着药物慢慢代谢。” 陆柏庭:“……” “陆总,你又不是没做过和尚,现在就这么几天忍不了?”韩祁慎是真的忍不住嘲笑陆柏庭,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对叶栗的兴趣这么大?” “……” “尤其叶栗现在还是孕妇,六个月多了吧,都这样还这么激情?”韩祁慎似笑非笑的,“陆总,您口味真重。” …… 这下,回应韩祁慎的是,陆柏庭直接不客气的挂了电话。 韩祁慎也丝毫不在意,看着挂断的手机,干脆的丢到了沙发上。 唔,他好像是忘记告诉那条暴躁的地龙,这药也不是没办法,再多撩拨啊,多刺激啊,只是比以前费点时间而已。 而且,他算了算,这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。 可是,这是陆柏庭主动挂了他的电话,不是他不解释的,对不对? 韩祁慎笑的有些坏心。 …… —— 入夜。 陆柏庭一直在书房耗到了凌晨才回到主卧室。 因为陆柏庭很清楚,平日的这个时间,叶栗早就已经睡着了,他就是掐着叶栗睡着的点才敢回来。 陆柏庭有些无奈的看着大床上沉睡的小女人,最终笑出声。 他大概是真的报应,起码到现在这一刻,他都没想过,自己竟然有这么一天,还是因为叶栗而起的。 陆柏庭回过神,动作很轻的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,一直到关上浴室门。 …… 15分钟后,陆柏庭吹干净头发回到床上,轻轻的掀开被子躺了下去,生怕惊醒了叶栗。 在黑暗中,他看了一阵叶栗,那种燥热的情绪又跟着席卷而来。宠物小精灵剧场版

“该死的!”陆柏庭低咒了一声。 “呵呵——”乔治冷笑一声,“陆总不是心心念念的都是叶栗,现在有何必来管南心的死活。” “你闭嘴!”陆柏庭吼了过去。 乔治却没打算放过陆柏庭:“陆总这样带着南心走了,不怕贵夫人知道了以后不放过陆总吗?我要没记错,叶栗最讨厌的人就是南心。南心变成这样,叶栗应该很开心才是。如果……” 然后—— 没有然后。 陆柏庭没再给乔治任何开口的机会,已经快速的把陆南心带上了车,车子飞快的朝着瑞金医院的方向开去。 这期间,陆柏庭联系了韩祁慎。 在陆南心抵达医院的时候,韩祁慎也已经准备就绪,陆南心被直接送入了综合检查室。 陆柏庭就这么安静的在门口站着。 再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,陆柏庭这才惊觉,今晚和叶栗已经约好了,要一起回去参加叶建明的生日。 而此刻,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。 陆柏庭拿起手机,给叶栗打了电话。 叶栗的声音很平静,不急不躁的,这也是陆柏庭这么多年最喜欢的叶栗的一点。 在外人看来,叶栗是那个刁蛮不懂事的叶家千金,只要不符合自己的意思,就会大发雷霆,闹的所有人都下不了台。 但是外人不知道的是,这种时候大多是触及到了叶栗的底线。 大部分的时间,叶栗是一个极为懂事明理的人。 这是很多女人做不到的,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下。 陆柏庭心里对叶栗的愧疚不免多了几分。 在挂了电话后,陆柏庭看向了综合检查室的方向,陆南心也已经被推回了vip病房,韩祁慎摘下口罩,朝着陆柏庭的方向走来。 傅骁也已经闻讯赶来。 “什么情况!”陆柏庭问的直接。 韩祁慎的面色极为的凝重:“具体的结果,要等所有的检查报告出来。但是目前的情况来,南心的脑部肿瘤已经压迫了视觉神经,导致视力急速下降。” 陆柏庭的脸色变了变。 傅骁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 “这就意味着,不及时控制肿瘤的发展,南心可能最终看不见。”韩祁慎说的冷静,“但是,肿瘤的情况我现在没看见。” “她很疼。”陆柏庭说的直接,把之前见到的画面如实的告诉了韩祁慎。 韩祁慎沉了沉:“她的肿瘤,这几年,曾经应该被压抑过,这段时间彻底的爆发了。药物已经没办法控制了。这期间,她大量的服用镇定剂,镇定剂都失去作用的时候,你可想而知,会是什么样的结果。” 陆柏庭,傅骁:“……” “所以她现在哪里也去不了,就只能在江城。”韩祁慎安静了片刻,“就算要飞机,也起码也要能保证一天的时间不复发这样的疼痛,或者能有能控制现在病情的药物。” “没办法吗?”陆柏庭问。 “现在不敢下定论,等明天检查结果出来就知道了。”韩祁慎的神色始终严肃。

毕竟,陆总这么难伺候的胃口,能伺候的起的,也就是那么几个熟悉的餐厅,加上陆总的癖好,没事绝对不会主动的换地方。 一点心意都没有。 叶栗自然显得兴趣缺缺的。 陆柏庭专注的开着车,偶尔趁着红灯的时候,扫了一眼叶栗,再看着叶栗兴趣缺缺的脸,他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。 莫名的笑声,让叶栗看向陆柏庭:“你笑什么?” 但这人却但笑不语,就这么越过驾驶座,在叶栗的唇上吻了吻:“我老婆最漂亮。” 叶栗:“……” 但是,那白皙的肌肤却在下一瞬,不自觉的红了起来,脚趾头就这么在鞋子里蜷缩着。 耳根,一路红到了脖子。 甚至,还没从这样的不自在里回过神,陆柏庭却已经很自然的牵起了叶栗的手,一个反手,两人十指相扣。 性能卓越的黑色越野车就这么平稳的开在马上路。 一直到丰城出了名的夜间游乐园门口停了下来,叶栗才错愕的看着陆柏庭。 陆柏庭却丝毫不在,松开叶栗的手,熄火下车,打开车门,把叶栗从车内牵了出来。 “陆——” “不是一直吵着要我陪你来游乐场?坐旋转木马?还有摩天轮?是这些东西吗?我应该没有记错。” 陆柏庭想了想,点点头:“还闹着要和我在游乐场里吃炸鸡和可乐,说这样才是两个人的晚餐。”他顿了顿,“情侣的晚餐?” 叶栗不吭声了。 这是在自己和陆柏庭还没分手的时候,时不时就吵着要陆柏庭陪自己来游乐场。 那时候的陆柏庭嗤之以鼻。 就算是再容忍自己,也不会让陆柏庭答应自己这么无聊的要求。更何况,还是晚上这样最宝贵的时间。 陆柏庭情愿用来滚床单消磨时间,也不可能来做这种事情。 而叶栗却始终坚持。 这事闹了五年,都没成功。 结果却在这样的情况下,陆柏庭冷不丁的带自己来了。 叶栗说不上来现在的心情,不管再复杂,也不管陆柏庭是否别有深意,但是叶栗真的就这么被陆柏庭的举动给狠狠的撩了一下。 陆柏庭,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。 对付人,他不需要看过程,在意的就是结果,而且他可以精准的找到每一个人的弱点,一一击破。 就比如现在的叶栗。 …… 叶栗在沉默中,被陆柏庭牵着,朝着游乐场里走去。 陆柏庭真的没让任何人安排好,两人过了安检,陆柏庭拿出手机扫了码,确认了门票后,就这么牵着叶栗走了进去。 夜色中,每个的人的容颜都有些模糊起来。 陆柏庭随手把叶栗羽绒服的帽子给戴了起来,那张好看的小脸就被藏了起来。 自然也没引起多大的动静。 在园区内走了一阵,叶栗忽然伸手:“我饿了,你说好的炸鸡和可乐呢?” 她说着,看着卖炸鸡可乐的地方,她在网络上看过好几次点评,但是却从来没来过,可是却久仰大名,排队的大名。 “要吃什么?”陆柏庭问着。 “都可以。”叶栗面无表情,“陆总是准备让人去排队吗?”

“陆氏集团和叶氏集团会联手发布申明,向公众就最近发生的事情做一个详细的解答。谢谢大家。” 陆柏庭礼貌的致意后,就匆匆离开现场。 …… —— 陆柏庭哪里也没去,直接走到了酒店的后门,叶栗在这里等着陆柏庭。 看见陆柏庭出来的时候,叶栗僵着,没反应,陆柏庭则大步的朝着叶栗的方向走去,紧紧的抱着了叶栗: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 叶栗没挣扎。 “以后不会再有事了。”陆柏庭坚定的承诺着。 叶栗的身形有些微微的颤抖,任陆柏庭抱着,很久都没说一句话。 陆柏庭也没松开叶栗。 一直到叶栗的声音淡淡的传来:“陆柏庭,我这样做,你不生气吗?” “嗯?”陆柏庭淡淡的,就这么看着叶栗,“生什么气?” 叶栗没说话。 那一幕,虽然不是自己下手的,是叶峻伊安排好的人,但是是在叶栗的眼皮下完成的。叶栗没一丝的怜悯,对于陆南心,叶栗连白莲花的心都不会有。 那是一种几乎与执念的复仇的想法。 真的做下去的时候,叶栗站在原地,看着陆南心的眼睛彻底的看不见,那是一种畅快的感觉。 就好似,多年前压在心口的那一块石头,彻彻底底的消失不见了。 而在这一切结束后,叶栗离开了现场。 叶峻伊的人把叶栗带走的,叶栗全程没见到陆柏庭,那一刻,她的内心除去畅快,而后就是微微的担心。 而如今,看着陆柏庭的反应,叶栗忽然就平静了。 “我说的是陆南心的事情,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了吗?”叶栗问着。 陆柏庭眉眼含笑的看着叶栗,许久才温柔的把她落在脸颊上的头发给勾到了耳朵后,而后再认真不过的看着:“介意什么?” 叶栗的红唇动了动。 还没来得及开口,陆柏庭很淡的说着:“如果你指的陆南心的事情,我需要介意吗?在她做出这么多事后,我介意什么?” “以前你不是——” “不提以前。”陆柏庭的手指就这么抵靠在叶栗的唇瓣上,“以前的事情过去了。那时候,大概是我被懵逼了双眼,才会这样。” 当年,在那样的情况下,正常人的思维都会无条件的站在陆南心的这边。 因为叶栗对外的表现历来都是嚣张跋扈,从来都不让人的模样。 加上陆南心的情况,大家都会认为,被欺负的人是陆南心。 这些事,在这五年里,都是陆柏庭心口的一个坎,怎么都没办法过得去。但是时间不可能重来,世界上也没任何后悔药可言。 所以,当年的事情,发生的就是发生了。 陆柏庭不能回避,但是却也不愿意叶栗再想起。 叶栗看着陆柏庭,没说话,陆柏庭很沉的把叶栗抱到怀中,一字一句的说着:“对不起,栗栗,对不起,一切都过去了,不会再有下一次了。” 叶栗没说胡啊,就只是这样趴在陆柏庭的怀中。 眼眶微微泛红。

陆柏庭安静的看着张妈,仔细的交代着:“照顾好叶栗,别让她胡来。她的脾气要上来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这个消息先瞒着,起码也等叶栗伤口恢复了再告诉她。” 一下子,张妈就跟着哭出声。 陆柏庭没说话。 忽然,他在抬眼的时候,眸光一敛,一下子变得锐利了起来。而张妈下意识的跟着陆柏庭的眸光看了过去。 然后,张妈呆住了,很快,她的反应变得又惊又喜的:“大少爷,您……” 那是叶峻伊。 叶峻伊站在原地,双手抄袋,一身黑色的衬衫和西裤,高大的身形看起来消瘦了不少,头发少了年少的不羁,剪着短寸。 和最初的不羁和张狂比起来,现在的叶峻伊内敛了很多。 “您回来了。”张妈好半天才说完一句完整的话,“小姐看见您会很高兴的,现在丰城,小姐就只有您这么一个亲人了。” 叶峻伊看着张妈,很淡的把张妈拉到了面前:“回去看着栗栗,别让栗栗出事,这里交给我处理,嗯?” “好。”张妈二话不说。 叶峻伊的出现,就好似让张妈吃了定心丸一样,想也不想的就快速的朝着病房的方向跑去。 很快,走道就只剩下叶峻伊和陆柏庭两人面对面。 陆柏庭的手攥成了拳头,叶峻伊一步步的朝着陆柏庭的面前走了去,在陆柏庭面前站定的瞬间,他的拳头毫不犹豫的朝着陆柏庭的脸上打了过去。 “陆柏庭,我爹地欠你什么,一条命,一个叶家,已经都还清了。而你欠栗栗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还清。” 叶峻伊的声音沉的可怕,一拳拳的打在陆柏庭的身上:“我以为,你对栗栗起码存了感情,不至于那么丧心病狂。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,你做的再多,都不如一个陆南心,都不如你心里的恨。” “……” “我不闻不问,总认为你可以解决清楚你和叶栗之间的事情。结果呢,你告诉我,我看见了什么?她看不见,她的孩子胎死腹中。你做了什么,这一切还是你亲手造成的!” 叶峻伊发了狠的打着陆柏庭,陆柏庭连还手都没有,被叶峻伊打下去,就再站起来。 两人的打斗瞬间引来了周围的人,韩祁慎等人赶到的时候,看见叶峻伊,大家也吃了一惊。 而叶峻伊冷笑一声:“陆柏庭,你这辈子再没机会了。” 叶峻伊的眸光越发的锐利起来:“叶栗和你不会再有任何关系,我会带着叶栗离开,永远不会再让你靠近叶栗。” “叶峻伊。”陆柏庭终于开口。 他的手擦去了嘴角的血丝,顾不上自己的狼狈,也丝毫不惧怕叶峻伊,一步步的朝着叶峻伊的方向走去。 叶峻伊没退让。 “你打我,让我赎罪,我一句话不会说。”陆柏庭的声音,再清晰不过,“但是,你想带走叶栗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。“ 叶峻伊一瞬不瞬的盯着陆柏庭,全身的肌肉紧绷,一触即发的姿态。

“栗栗——”陆柏庭抓着叶栗的手。 但这样的反应,却在叶栗的眼中,变成了一种怀疑:“你根本不信我的话,是不是,你根本不信,你还是信陆南心的,对不对。” “我信你。”陆柏庭安抚着叶栗的情绪。 叶栗怀疑的看着陆柏庭。 陆柏庭抓着叶栗的手,细细的摩挲着:“你现在认真的听我说,如果是陆南心的话,那么,她很快就会找上我,她的目的不是把你送进来这么简单,那么,接下来的一切事情,不管是你看见的,听见的,你都要选择相信我。” 叶栗没吭声。 “我不会背叛你。”陆柏庭继续说着,“五年前不会,五年后也不会。” 叶栗闭了闭眼。 而身后,已经传来了警察的催促声。 陆柏庭这才松开叶栗的手:“相信我,叶栗,我不会让你在这里太久。绝对不会。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你的人。” 说完,陆柏庭在警察的带领下,离开了关押室。 关押室的大门重重的被关上,叶栗一个人被留了下来。 她的眼眶红了,但是却始终没哭,看着陆柏庭离开的身影,叶栗缓缓的闭了闭眼。 如果一切都是霍擎苍所为,霍擎苍真的是幕后黑手的话,那么,这么长时间来,她做的事情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 叶栗缓缓的闭了闭眼。 而陆柏庭在转身走出关押室的瞬间,手机就已经响了。 上面是一个被屏蔽的手机号,陆柏庭沉了沉,走到安静的地方,接了起来,但是病没开口说话。 他知道,这是陆南心的电话。 最终,打破沉默的人,是陆南心:“好久不见,柏庭。” “说吧,费了这么一大圈功夫,想要什么?”陆柏庭的声音,听不出好坏。 倒是这话,让陆南心沉了下,没说话。 陆柏庭的声音有些似笑非笑的:“怎么不说话?” 忽然,陆柏庭的声音沉了下来:“你怎么没想过,直接和我提要求,我反而会答应你呢?犯不着冒着把自己送进去的危险,和叶栗来了这么一出。” 陆南心:“你……” “南心。”陆柏庭的声音忽然温柔了一下,“你在陆氏犯的事,我拿你怎么样了吗?并没有。你不管做了什么,我对你选择的都是容忍和退让。五年前,你要求叶栗的角膜,我也给了,但是我对你真的置之不理了吗?” 那声音,磁性的吓人,却一下下的勾在陆南心的身上。 陆柏庭太清楚自己对陆南心的影响,也清楚陆南心要什么,陆柏庭在放松陆南心的警惕。 但是,陆南心在这样忽然而来的温柔里,只是片刻的松懈,瞬间就跟着警惕了起来。 “柏庭。”陆南心很安静的说着。 陆柏庭的耐心似乎很好:“你说,我在听着。” 而手机,也已经悄然按下了录音键。 陆南心的声音,缓缓的从手机的那头传来:“我的要求很简单,我要和你结婚,成为名正言顺的陆太太。你要当着我的面,让叶栗签下离婚协议,完成离婚。而后,我和你结婚,我要人人都知道,我是陆太太。”

“他们见过?” “建元大厦的监控几次看见夫人和宋宥羲一起出现在这里。” “好。”陆柏庭的口气越发的趋于平静,“我知道了。” 说完,陆柏庭就直接挂了电话。 叶栗也听见陆柏庭的话,看着陆柏庭几度变化的眼神,直觉的认为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。 想了想,她也就这么开口问着:“是不是公司出了事,你先去忙,我没事的。” 结果,陆柏庭却忽然这么沉沉的看着叶栗。 看的叶栗有些莫名,但是却越发的忐忑不安。 在叶栗来不及回过神的时候,忽然,陆柏庭却淡漠的开口:“把工作辞掉。” 叶栗错愕的看着陆柏庭,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忽然变了想法,在自己那么解释后,叶栗觉得陆柏庭是可以接受的。 结果—— 甚至,在陆柏庭的眼神里,叶栗看见了不容拒绝的阴沉。 她相信,只要她敢说出一句反对的话,陆柏庭就会下狠手,一点情面都不留。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 “为什么?”叶栗冷静的问着陆柏庭,摇着头,“我说的那么多,你也没反对,何况,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,我也不是每天都出去的。” 她在着急解释,以为陆柏庭在担心自己:“如果不能每周两天,我可以一周一天的。何况,到了快生的时候,我也和李晟说了,我会提前请产假的。这样的话,为什么不可以。” 叶栗的手小心翼翼的抓着陆柏庭的手,就这么紧张的看着他:“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,你不要不让我出去工作。我很喜欢这份工作。” “想工作,可以到陆氏来。”陆柏庭很沉的说着,没任何商量的余地,“你想怎么做都可以,想要一整个策划部门我都能给你,就算你要开个公司,我都不会反对。” 叶栗错愕的看着陆柏庭。 “但是,绝对不允许在现在这家公司继续做下去。”陆柏庭一字一句的说着,“乖,不要再惹我生气。我都不知道我生气后会做什么事情。” 这话里,低低的带着警告和威胁。 叶栗慌乱了,看着眼前的男人,脑子却在飞快的转着。 她不知道陆柏庭忽然怎么了。 很快,叶栗僵了一下,但是拒绝的意思却很明白:“我不会辞职,我必须在这里继续上班下去,我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,喜欢我的同事,也喜欢我现在的成就。我没必要放弃。” “叶栗。”陆柏庭的声音沉了沉。 他的眸光越发锐利的看着叶栗,甚至两人仍然衣衫不整的模样,却丝毫没能影响现在的情况。 叶栗下意识的后退,然后想跑。 这样的陆柏庭,让叶栗几乎是觉得恐惧的。 “跑什么。”陆柏庭控制住叶栗,叶栗被牢牢的压在桌子的边缘上。 陆柏庭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栗,嚣拔怒张的抵靠着她,那种怒意,带着先前未消停的情动,越发的明显起来。 叶栗微微颤抖着。 被这人,她有些压的喘不过气。

“我只是想等我哥回来了,再和我爹地说。我真的害怕爹地受刺激,那样的情况,我没办法处理。再来一次,我都不知道我会怎么样……” 叶栗在絮絮叨叨的解释着,大同小异的理由。 结果—— 这次,叶栗的话还没说完,陆柏庭却忽然扣住了叶栗的腰身。 叶栗错愕了一下,就被陆柏庭抵靠在电梯壁上,声音沉的可怕:“再躲一次,叶栗,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,现在就到叶建明的面前。” 叶栗:“……” 她彻彻底底的僵住,陆柏庭却已经俯身吻了下来。 她的身体紧绷,因为陆柏庭会惩罚自己,那样的吻就如同狂风骤雨一样的凶狠,但偏偏,陆柏庭的举动却大大出乎了叶栗的预料。 他的吻,轻轻绵绵的,落在唇瓣上的时候,却多了缱绻温柔,少了狠戾野蛮。 叶栗完全错愕的看着陆柏庭。 陆柏庭却没好气的开口:“闭眼。” “噢——”一个口令一个动作,叶栗把眼睛闭起来了。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被心理医生说的,又或者是因为陆柏庭现在的态度,叶栗反而没那么紧张了。 但是,那紧绷的情绪仍然还在,不至于没办法接受。 结果,叶栗接受了,陆柏庭却只是很淡的吻了吻,就松开了叶栗,反手扣住了叶栗的手,没再说话。 叶栗呆了一下。 就这样结束了? 完全不像陆柏庭的作风啊! 甚至,叶栗被陆柏庭带出电梯,她都没能从这样的愣怔里回过神。 “你乖一点,在办公室,吃的我已经让秘书准备好了,还什么需要的,你就直接吩咐秘书。”陆柏庭交代,“我去开会,开完会我带你去吃饭。” “噢——”叶栗点点头,“好。” 陆柏庭的手,一直到松开叶栗,才很淡的说:“叶峻伊是一个月后回丰城?我最后给你一个月的时间。” 说完,陆柏庭就直接走了出去。 叶栗这才缓乎过来,发现自己的心跳极快,脸颊上滚烫的感觉,越发的明显,她沉了沉,拍了拍自己的脸,这才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。 很快,叶栗抓起一本杂志,一本正经的看着。 一晃,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,一直到陆柏庭回来。 …… —— 瑞金医院。 叶建明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,好几次,他忍不住都要走到叶栗的面前质问叶栗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 他在李权的陪伴下回来复检,结果却在上洗手间的间隙,看见了大着肚子的叶栗。 叶栗是叶建明的女儿,叶建明打死都不可能把自己的女儿认错,何况叶栗还是他捧在掌心的明珠。 结果现在—— 那孩子是宋宥羲吗? 但直觉的,叶建明否认了这个猜测。 从叶家出事后,从自己手术后,那种隐隐不安的感觉,再一次席卷而来,压的叶建明彻底的喘不过气。 他大口大口的站在原地呼吸着。 一直带李权拿了药走上来,看见叶建明,吓了一大跳:“叶老,您怎么了?” “李权。”叶建明死死的抓着李权的手,“栗栗最近有和你联系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