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比如上次,上次这么走路 表情包,上次经济危机是什么时候,word 上次阅读位置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41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张妈见叶栗抓着自己的手,微微一愣。 “爹地会变成这样,是陆柏庭做的。”叶栗说的直接,“爹地刚才在提醒我,要小心陆柏庭。” “小姐——”张妈微微错愕了一下。 “爹地没必要骗我!” “可是——” “张妈,我要过去,我怕爹地出事了。”叶栗的缓和没多久,就立刻站起身。 张妈见自己拦不住叶栗,但是叶栗说的话,却让张妈一时很难消化。 起码陆柏庭对叶栗的好,张妈看在眼中,真的不是一个能处处处心积虑给叶栗找麻烦的人,因为陆柏庭要弄死叶建明机会太多了,没必要在这样的时候,费尽心思的做这些事情。 “张妈,你别拦着我。”叶栗看着张妈,焦灼了起来,“真的,爹地会出事的。” “小姐——”张妈企图再说什么。 就在这个时候,叶栗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张妈和叶栗两人同时安静了下来,叶栗看着上面的来电,眸光沉到了可怕的地步。 那是陆南心的电话。 陆南心是演戏演够了,所以现在和自己耀武扬威了吗? “小姐。”张妈也有些被叶栗的表情吓到了。 叶栗却再冷静不过的说着:“张妈,我接个电话。” “好。”张妈点点头,立刻就走了出去。 叶栗从来不喜欢有人在她打电话的时候出现在身边,这是叶栗很多年的习惯。叶栗知道张妈理解错误了,但是她却没立刻解释。 而是转身,就接起了电话。 “陆南心。”这一次,叶栗开门见山的说着。 陆南心的态度和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已经截然不同了,那笑声带着胜利者的姿态,就这么耀武扬威的冲着叶栗而来。 “叶栗。”陆南心的声音是愉悦的,“全世界都不相信你的滋味不好受吧。是不是觉得压抑让人受不了了。” “你很得意?”叶栗不急不躁的反问。 “你还没死,我怎么会得意呢?”陆南心倒是说的直言不讳,“何况,我这命还要你的角膜来续,我想我应该会挺冷静的。” “是你对我爹地下的手,是不是!”叶栗一字一句的问着陆南心。 陆南心只是片刻的安静,然后就大笑了起来:“我真的没想过,这个机会还是叶建明亲自主动送上门的。我还要在想,我要怎么费尽心思才能让你回来。结果叶建明和柏庭都给我送上了绝好的机会。” “陆南心,你不是人!”叶栗怒吼出声。 陆南心却丝毫不介意:“怎么,看着平日疼你的叶建明,现在转身要认我这个私生女,叶家的小公主受不了了?可是,我怎么会稀罕叶建明?他没资格做我爹地的。” 叶栗的拳头攥的很紧,一言不发:“……” 手机的录音键,已经被叶栗按了下来,悄然无声的。 “他送上门,我又岂会放弃这个机会。想刺激叶建明,我不是最难受了。叶家垮台,叶建明禁不住刺激,我只是说了他出轨的事情,仅此而已。他就受不了了。而现在,叶建明主动上门要认我这个女儿,想惹他心脏病发不是再容易不过。”

笃定的认为自己可以找到,笃定的认为一切都会发生。 “我怎么知道,你不会是拿一个人造贝壳来骗我!”叶栗想也不想的问着。 陆柏庭笑,眸光却忽然悠远,看向了不远处的大海:“因为拍卖会上的那个心形贝壳,就是我父亲送给我母亲的。陆氏破产以后,这枚贝壳被拍卖了。它是变种产生的海洋生物,却被赋予了所谓的希腊神话。” 叶栗震惊:“……” “而这个贝壳,确确实实出自这一片海域。也只有这一片海域才有。”陆柏庭说的淡淡的。 “……” “我不敢保证,但是我却尽力而为。”陆柏庭看着叶栗,“我想和你长长久久,而非一时。” “……” “赌不赌。”最后陆柏庭把手放在了叶栗的面前。 叶栗很长时间一动不动。 陆柏庭的手就这么放在叶栗的面前,许久叶栗的小手动了动,甚至掌心都有些颤抖,这才把自己的手交到了陆柏庭的手中。 “好。”她看着陆柏庭,“希望陆总可以记得自己现在的承诺。” 陆柏庭但笑不语,重新牵着叶栗的手,朝着别墅走去。 …… —— 20分钟后,他们回到别墅。 管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晚餐,都是叶栗喜欢的食物,也如同陆柏庭对叶栗的承诺,在宋执的婚礼开始前,她不会看见任何不喜欢看见的人,能面对的人也就只有陆柏庭。 陆柏庭很尽责的伺候着叶栗,并不再提及之前说的话。 叶栗被动的吃着陆柏庭送来的食物,一直到她真的吃不下去了,陆柏庭才放过叶栗,慢理斯条的开始处理自己面前的食物。 很长的时间里,叶栗看起来再看外面的大海,但是她眼角的余光却始终落在陆柏庭的身上。 说真的—— 陆柏庭很帅,不是现在娱乐圈里那些奶油小生的阴柔美,而是一种地地道道的男人味,怎么都遮掩不住。 一举手一投足,就让你轻易的臣服。 而这么多年,陆柏庭的容颜没发生任何改变,唯一变化的就是越来越沉稳的处事方式。 那是岁月给陆柏庭的沉淀。 “看什么?”陆柏庭挑眉。 “没有。”叶栗被陆柏庭猛然抓到,立刻变得慌乱 她想也不想的推开了凳子,站了起来:“我吃饱了,我去洗个澡,要休息了。” “好。”陆柏庭笑,也没阻止叶栗。 叶栗匆匆而去。 陆柏庭一直到用完餐,这才走进屋内,叶栗摆明了不想理陆柏庭,就如同下午一样,把自己蜷缩在一起,盖着被子,闭目养神。 陆柏庭也没说什么,调整了空调的温度,很自然的换了泳裤,就直接去泳池游泳。 叶栗这才醒了过来。 她一直以为陆柏庭会做什么,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准备,结果,陆柏庭真的什么都不做。 叶栗说不上来的感觉。 下意识的,她掀开被子,就这么朝着落地窗外走去。落地窗的颜色已经调整了,外面的人看不见别墅内的情况,但是她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着陆柏庭在做什么。

第一卷: 第289章 叶栗:陆总,我们离婚吧!

而陆南心听见霍擎苍并没拒绝自己,这才松了口气。 她冷静了片刻,看着在床上躺着,昏迷过去的霍子羁,眼神越发的狠戾。 而后,她才一字一句的说着:“霍少,霍子羁现在在我的手里,我知道你再找霍子羁,如果没有霍子羁的话,你就没办法控制陆柏庭和叶栗。” 这话,倒是让霍擎苍微微惊讶了下。 安宁在遍地找人,结果这人却在陆南心的手里。 确确实实霍擎苍要对陆南心刮目相看,没点手段还真的不能这么随意的把霍子羁带走。 “我怎么能信你的话呢?”霍擎苍的态度仍然纹丝不动,就这么淡漠的问着。 陆南心有些急了:“我可以给你看视频,确定霍子羁在我这里。霍子羁是被傅骁带走的,我对傅骁很了解,我也知道他可以把霍子羁藏在哪里,而那边的一切我都很熟悉,我想趁着空挡带走霍子羁并不是难事。” 她说的很直接。 这些也是实话。 在陆柏庭和霍擎苍较量的时候,陆南心一直再暗中观察,在找一个最适宜的时机买,才可以让自己彻底的脱困。 不然的话,她这样躲躲藏藏终究不是办法,早晚会引起麻烦的。 何况,陆南心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后路都彻底的断了。 她也留着人,在背水一战。 只是霍子羁的这个意外,给了陆南心机会。 “好,我信你的话。”霍擎苍倒是笑了,“但是,我要我的人过去找你,确定没问题了,你提的要求,在合理范围内,我自然会满足你。” “我只要离开丰城,保证我平安,再给我一笔钱,帮我改头换面的在国外活下来就可以了。”陆南心的要求并不过分。 这段时间被人追杀的生活,让陆南心早就已经胆战心惊,只要能离开这里对于陆南心而言,就是最大的解脱。 她不在意别的。 这要能离开这里。 陆柏庭报复的手段,太让陆南心觉得可怖了。 “这个要求倒是不难。”霍擎苍淡淡的说着,“等安宁见到你,我确定了安安的安全,我会安排人。” “我怎么能相信你?”陆南心小心谨慎的问着。 霍擎苍笑了:“陆南心,你能找上我,证明你就没别的选择,既然没别的选择,你认为你还有谈判的余地吗?我没了安安,我只是费点功夫,让我短暂的陷入不利的局面,而你,则会被陆柏庭弄死,不是吗?” 陆南心:“……” 那种恐怖的感觉,轻易的席卷而来。 她不敢再犹豫,快速的说出了自己的地址。 而后,霍擎苍挂了电话,低头和安宁交代了几句,安宁立刻应允离开,霍擎苍这才大步的朝着会场内走去。 …… —— 会场里。 李铭再陆柏庭的耳边低语了几句,陆柏庭的眉头皱了起来。 而后,陆柏庭看向了会场的大门。 “陆总——”李铭叫着陆柏庭,“安宁已经离开了,我们的人是不是要跟上?” “跟着,小心点。”陆柏庭沉

第一卷: 第1307章 她也不会允许出现任何的意

叶栗害怕自己再呆下去,早晚会被这样的气氛逼疯的。 那种窒息的感觉也越发的明显。 沉了沉,叶栗没说话,忽然就这样看向了傅甄,傅甄立刻看向叶栗:“怎么了?” 两人靠的很紧,是在低头交耳,叶栗安静了下,才说着:“我不太舒服,我先走了,你在这里陪着林总他们吧。” 傅甄当然高兴。 他想也不想的应着:“我先送你出去,我先他们不会介意的。” 叶栗胡乱的应了声,而后就直接站起身,匆匆的道了再见,就直接走了出去,而陆柏庭看着叶栗,一瞬不瞬的。 傅甄倒是从容的站起身:“抱歉,栗栗有点不舒服,她最近身体不太好,我就不陪两位吃饭了,这顿饭,我请两位,希望以后合作愉快。” “当然。”米芯笑眯眯的。 陆柏庭嗯了声,意外的没站起身,这让傅甄倒是觉得奇怪,但是傅甄也没多想,立刻就跟着叶栗走了出去,生怕叶栗再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不见。 在傅甄和叶栗离开后,米芯看起来漫不经心的,但是眼角的余光就这么看着陆柏庭,似乎想看陆柏庭有什么反应。 结果,陆柏庭却很淡漠的坐着,好似叶栗和傅甄的离开完全不影响到自己一样。 米芯挑眉,安静了下,就这么缠上了陆柏庭的手臂,陆柏庭的眉眼低敛了下,看着米芯:“又怎么了?” 米芯不咸不淡的问着:“你好像很了解叶栗?” 这话不是质问,看起来就好似平常的聊天,但是米芯的想法却只有米芯知道,他的眸光一瞬不瞬的落在陆柏庭的身上,想从这人的眼神里看出一些异样的情绪。 而陆柏庭则显得淡定:“你很关心我了解谁?” 米芯倒是坦荡荡的:“那是当然,你是我老公,我关心你很正常的。毕竟女人的心眼很小,关注别人可以,但是太关注女人,那就不太好了。” 这话淡淡的,但是却带着警告,就这么看着陆柏庭,眸光没任何的退让。 陆柏庭很沉的看着米芯:“米芯,叶栗身为陆氏的负责人,你想和陆氏合作,就势必要了解她的喜好,这是商场的道理,我一直以为你很清楚的。” 在陆柏庭没出现之前,米芯是负责米家的一切,所以这些道理不可能不清楚,但是她在陆柏庭这么言之凿凿的说出口的时候,眼中的怀疑却没消散。 只是在没绝对的证据前,米芯不会暴露自己的任何想法。 她点点头:“说的也是。” 而后她再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食物,淡淡的说着:“我吃饱了,不是很想吃了,米隽在家等我们估计也等的着急了,我们先回去吧。而且怀孕后,我也有些累了。” 陆柏庭没说什么,直接站起身。 米芯像是习惯陆柏庭的淡漠一样,跟着陆柏庭站了起来,就这么朝着包厢外走去,服务生见两人出来,立刻迎了上去,带着他们朝着餐厅外面走去。 添加 "buding765" 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一卷: 第82章 叶栗,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吗

“不要——”叶栗大叫了起来,“陆南心,你有仇冲着我来,和安安没任何关系。何况,你对安安下手,不怕霍擎苍找你麻烦吗?” “哈哈哈哈——”陆南心大笑了起来,“霍擎苍会对完全和自己没血缘关系的孩子心慈手软吗?” 叶栗不说话了。 因为,若是以前,叶栗真的可以肯定霍擎苍绝对不会对霍子羁下手,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叶栗是完全不敢保证了。 她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。 心思已经完全被霍子羁带走了。她不敢肯定,陆南心会做什么。 仿佛,一切又回到了起点,那种惶恐不安的感觉又开始变得明显起来。 沉了沉,叶栗冷静了下来:“你到底要做什么!” “做什么?”陆南心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栗。 修剪的漂亮的指甲就这么划过叶栗的肌肤,略微用力,叶栗的肌肤就已经出现了红色的血痕,触目惊心。 叶栗忍着疼,但是却没开口求饶,更没开口说过一句话。 就只是这样看着陆南心,等着陆南心的答复。 但是随着陆南心的靠近,那浓烈的香水味呛的叶栗格外的难受,喉间瞬间传来恶心呕吐的感觉。 下一瞬,叶栗有些忍不住呕吐出声。 陆南心的眼神微眯,就这么看着叶栗,那眼神里的狠戾也跟着越发的明显。 下一瞬,陆南心的视线就直觉的落在了叶栗的身上。 “你怀孕了,叶栗。”陆南心说的直接,“真没想到,老天爷竟然不长眼,让你这样的人还能再怀孕。不过这是给我帮了一个大忙,让我可以彻底的泄恨。” 陆南心说着,疯狂的笑了起来。 那手狠狠的掐着叶栗:“叶栗,你死了,你肚子里的孩子还要跟着陪葬,这样的感觉多好。我真的觉得,太值得了。” 一下子,陆南心变得疯狂起来。 陆南心不傻。 在霍擎苍的面前,陆南心学着敷衍,学着求全。 但是陆南心却很清楚,霍擎苍绝对不会对叶栗下手的,如果她没赶在霍擎苍之前对叶栗下手的话,那么她就再也没机会了。 而知要在霍擎苍出现之前,叶栗死了。 她才是最大的胜利者。 加上霍子羁在自己手里,陆南心根本不怕。 越是这样的想法,让陆南心的眸光越是的狠戾,看着叶栗,已经完全不留一点余地。 叶栗也跟着警惕了起来,对陆南心,叶栗太过于了解,陆南心的一举一动,叶栗再清楚不过。 这人对自己的恨早就已经到了临界点。 而她在这样的情况下,却什么都做不了。 叶栗小心翼翼的向后退,但是陆南心却一步步的朝着叶栗的方向走去,彻彻底底的把叶栗逼到了死胡同里。 叶栗的神经紧绷:“陆南心,医生都判定我不能怀孕,你倒是好,和我说我怀孕了?” 说着,她笑了起来,很是嘲讽:“只是你身上的味道,让我受不了了。” “你——”陆南心真的想不到,叶栗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在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第一卷: 第1000章 结果却是这样的情况?

第一卷: 第1000章 结果却是这样的情况?第二十五届帝国

第一卷: 第586章 陆柏庭:不要再惹我!

第一卷: 第939章 她叶栗真的是眦睚必报的小人

因为,叶栗知道,自己的肚子,再过两个月,恐怕大衣都藏不住了,更不用说,接下来春暖花开后,她还能挺着肚子不被叶建明发现。 任何风险,叶栗都不会冒。 “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?”叶建明的眼神锐利的看着叶栗。 叶栗深呼吸后,半真半假的把在李晟那做的事情告诉了叶建明,叶建明微眯起眼,认真的听着叶栗的话。 一直到他听不出一丝谎话的痕迹,这才略略放心。 许久,叶建明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,以前我的栗栗都是等着参加准备好的宴会,现在都要给人策划宴会了。” “这样也挺好的啊。”叶栗笑,真没觉得什么不好。 叶建明笑了:“栗栗是真的长大了。”说着,他的声音顿了顿,“就是爹地说了这么多次,你到底什么时候要把宋宥羲带给爹地看?” “啊……”叶栗尴尬了。 在叶建明几乎是凌厉的眼神里,叶栗觉得自己已经要无所遁形了。 就在这个时候,李权忽然开口:“叶老,小姐脸皮薄,您老每天见她就问宋中校的事情,早晚就把小姐给吓跑了。” 叶栗听见李权开口,感激的看着李权。 李权看着叶栗,微不可见的点点头,继续说着:“何况,部队和我们正常人又不一样,肯定不能随便离开的,小姐有空了,宋中校不一定有空,所以也要寻一个合适的时间,急不得。” “就是。”叶栗点头应和。 “再说,这都在丰城呢,你还怕人跑了不成?”李权一般笑呵呵的说着,一边给叶建明递了药。 叶建明倒是被李权说的回不上话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又找不出来。 叶栗立刻举手保证:“爹地,我去封闭式训练之前,肯定找个时间带他来看你好不好!” 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”叶建明算放过叶栗。 叶栗差点软在地上。 她这下是真的寻思着,要找什么机会,就不再来叶建明这。 之前闹的那事,让叶栗真的没脸再去找宋宥羲了,就算宋宥羲不在意,叶栗也觉得自己做不出这种事情了。 …… 叶栗在叶建明这呆了很久,全程没和陆柏庭联系过,叶栗始终觉得陆柏庭等久了就会离开。 但是叶栗没想到的是,她甚至在叶建明这陪着叶建明吃完饭,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,陆柏庭的黑色宾利欧陆还就这么停在疗养院的入口处。 叶栗看见车子的时候,一句话都说不出,下意识看了一眼叶建明病房的方向。 窗帘拉着,灯光也已经调暗了。 叶栗知道叶建明准备休息,但是安全起见,叶栗只是扫了一眼陆柏庭的车,陆柏庭在驾驶座一眼就看见了叶栗。 他在等着叶栗上车。 但叶栗却无动于衷,直接朝着疗养院外走了去,陆柏庭的眉头拧了起来,正打算开门追出去的时候,他的手停住了。 很快,陆柏庭看向了叶建明房间的位置—— 然后,陆柏庭什么也不说,安静的发动引擎,就在叶栗的身后,开车追了出去。 一直到走出叶建明房间可以看见的范围,叶栗才缓慢了脚步,陆柏庭的车也已经停在了叶栗的面前。

这样的想法,让陆柏庭的眉眼不免的低敛,再挣扎起身的瞬间,陆柏庭的眉头微拧,下一瞬就是一脸的惊愕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。 那个早就已经要离开的叶栗,此刻竟然就这么趴在自己的床上。 有瞬间,陆柏庭觉得,这五年的时光,从来就没消散过。 仿佛,他们不曾分开。 以为,以前他胃疼到医院的时候,叶栗也是这样守在自己的床上。这样的画面,让陆柏庭变得小心谨慎起来,生怕一个不小心,他就从这样的梦境里回过神。 一直到陆柏庭碰触到叶栗的肌肤,那温热的感觉传来,才让陆柏庭清楚的知道,他不是在做梦。 叶栗真的在。 明明昨晚——、 还买来得及细想,叶栗在这样的碰触里也已经清醒了过来,看着陆柏庭,神色恍惚后就已经逐渐的冷静:“陆总,醒了?既然醒了,我就通知徐铭过来解手。还有,这是药也麻烦你吃了。” 叶栗的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的感情,就这么淡漠的看着陆柏庭。 陆柏庭倒是几分欣喜:“我以为你走了。” “是要走了。”叶栗站起身,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,“陆总不用胡思乱想,在这里,只是基于人道。何况,既然要离婚,我总不能让陆总因为胃疼这个借口再拖延我几天的时间。” 叶栗的声音很急促:“既然陆总随我选时间,就等陆总胃疼好了,我差不多估算了下,明后天可以了,那就后天早上九点,民政局开门的时间见。” 叶栗说的很快,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的都说了,完全没再顾忌陆柏庭的想法。 而后,叶栗就这么看着,安静的等着陆柏庭的答复。 陆柏庭倒是淡淡的冲着叶栗笑了笑,那笑意,让人揣测不出任何情绪。 叶栗有些慌。 “好。”一直到陆柏庭的声音传来,“后天早上见。” 那声音平静的不像话,这样的答案,没让叶栗的慌乱平静下来,反而越来越没办法镇定。 在陆柏庭的面前,叶栗却有不想把自己的情绪表达的清晰。 她快速的扫了一眼陆柏庭:“好。后天见。” 说完,叶栗头也不回的就朝着病房外走去,陆柏庭没拦着叶栗,一路看着叶栗的身影从自己的面前消失。 …… 叶栗走的很快,一直走出医院,都没能从这样的情绪里平静过来。 开车的时候,她有些恍惚,几次都差点和别人刮擦,最终,叶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叶家大宅的。 等叶栗回来的时候,霍子羁也已经醒了过来,看着叶栗,一脸的无辜,仿佛昨晚发生了什么,他都已经全然不记得了。 甚至也决口不再提及陆柏庭这个人。 叶栗连唯一宣泄的渠道都没了。 她安静的在叶家大宅呆了两天,除了每天亲自接送霍子羁上课外,叶栗哪里也没去,更不用说出现在媒体面前,也不曾去盛氏。 仿佛,就是为了等待那一天的到来。

“没事的话,我在开车。”陆柏庭一句话都不想再继续说下去。 陆南心被陆柏庭的态度给刺激到了,她不甘心,但是却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:“柏庭,在医生来的时候,你要和我说什么?” “没什么。”陆柏庭淡淡的应了声。 “那我等你回来,好不好。”陆南心的声音变得委屈。 陆柏庭只是嗯了声,而后,他甚至没给陆南心开口的机会,直接挂了手机。 陆南心死死的掐着手机,指甲掐到肉里,也丝毫没觉察到,她对叶栗的恨,已经是恨到了骨头里。 就算杀人犯法,陆南心也想杀了叶栗。 就在陆南心还没来得及从这样的情绪里回过神的时候,她的经理人大志已经出现在病房内,眉头彻底的拧在一起。 “出了什么事!”陆南心快速的问着,心头瞬间涌上一阵不安的预感。 大志也不含糊:“之前我们发出去的通稿,还有找大v造势,你和陆总的那些事,还有叶栗的事,都在最快速度内全部下架,不管是报刊杂志,还是网络媒体都找不到任何踪迹了。” “什么?”陆南心脸色白了又白。 能在丰城只手遮天做出这件事情的人,就只有陆柏庭一个人。只有陆柏庭才有这个能力,在这么短的时间,撤下所有的新闻和报纸。 “南心,这件事,我看你还是先缓缓。”大志在劝着陆南心,“毕竟真的把陆总得罪了,对你没任何的好处。” 陆南心不说话,那脸色越来越阴沉,眸光狠戾的吓人。 “你这次,在这么重要的走秀上摔了,这就给你的专业形象打了很大的负分,那些一线品牌对你,现在都是出于观望的状态,毕竟,没人敢把自己的服装压在一个失责的模特身上。” 大志在分析着现在的情况:“现在能把你捞起来的就只有陆总。你可不能把陆总真的得罪光了。陆总的权利,可以让你在那些大牌面前站直腰杆。” 这也是事实。 一个模特,在走台的时候出了这么大的失误,就几乎是断送了自己的模特生涯。 想继续走下去,要么转型,要么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。 陆南心是大志捧出来的模特,他自然不希望陆南心从此一蹶不振,那些大肆报道的八卦也是在转移群众的注意力,博取舆论的胜利。 结果,却被陆柏庭硬生生的拦断了。 “我要静一静。”陆南心许久才有反应。 大志点点头:“好。你先冷静一下,等一下警察也会过来做笔录。” 说完,大志转身就走了出去,把空间独自留给了陆南心一个人。 陆南心却怎么都没办法冷静,脑子里出现的都是叶栗和陆柏庭,大志说的那些话,被陆南心彻底的抛在脑后。 最终,心魔战胜了理智,陆南心再一次的给陆柏庭打了电话。 这一次,陆柏庭的手机倒是很快接了起来:“南心。” 他的声音平稳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。 越是这样的陆柏庭,越是让陆南心捉摸不透,但是压在心头的那些怒意,却让陆南心忍不住开口:“报纸上的事情,都是你撤下来的吗?”

第一卷: 第353章 陆总对您的事一直很上心

但是陆柏庭喜欢的却不是这种带着花香的,他更喜欢的是清爽型的。 可如今,陆柏庭还是用了。 这味道从陆柏庭的身上传来的时候,却隐隐透了一丝暧昧的味道。 这样的味道,弄的叶栗浑身不自在的。 但陆柏庭却显得丝毫不介意,大掌轻轻的放在叶栗越来越显得笨重的小腹上:“儿子,有没有想爹地?” 说着,陆柏庭的脸贴着叶栗的肚子,然后薄唇亲亲的隔着衣服吻了吻:“爹地回来了。可是妈咪生气了呢。” 肚子的孩子听见陆柏庭的声音,忽然变得兴奋了起来,拳打脚踢的。 陆柏庭看着叶栗的肚子明显的胎动反应,低低的笑了笑,眼底的笑意异常明显。 “不用你假意惺惺。”叶栗冷不丁的开口,把陆柏庭推开。 她想挣扎,但是陆柏庭却楼的很紧,没给叶栗挣扎的机会:“听我说。” “不想听。”叶栗拒绝的很彻底。 陆柏庭也不介意,他没松开叶栗,就这么靠着她,很淡却带着疲惫说着:“南心脑部有一个肿瘤,没多少时间了。” 这话,让叶栗震惊了一下。 陆柏庭已经继续解释:“肿瘤压迫了视网膜神经,现在南心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。我和你结婚的消息传出后,南心就一直在躲着我们所有的人。她并不想为难我们,也不想再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。” “……” “但南心的情况很不好,没及时治疗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但是南心躲着我们,也拒绝见医生。” “……” “她没离开丰城的原因是因为她的肿瘤压迫的越来越厉害,那种疼痛感已经让她难以抵挡那么长时间的飞行。所以才有了后面我发现她的时候,被你看见的画面。” “……” “再后来,就是我们结婚的前两天,南心就私下躲过所有的人,和乔治辗转了几趟飞机,不想让我们知道,回到了巴黎。我知道的原因,是南心的病情瞬间爆发,乔治给了我电话,南心没了求生意识,所以我去了巴黎。” …… 陆柏庭把前因后果彻底的和叶栗说了。 他以为,叶栗会谅解自己的行为。在这一系列的事情里,陆柏庭确确实实没做任何对不起叶栗的事情,对于陆南心,更多的是愧疚和责任,也无从放下。 结果,叶栗的反应却出乎了陆柏庭的预料。 叶栗几乎是冷淡的看着陆柏庭,一字一句的说着:“陆总说的很有理,然后呢?和我有什么关系?陆南心是生是死,和我叶栗没任何关系。这些,并不是陆总缺席婚礼的理由。” 陆柏庭的脸色一沉。 “婚礼对于一个女人,是何其重要的事情。在婚礼上被人放了鸽子,是一个人都无法接受,不管是什么原因。如果今天出事的人,是你的父母,那么我可以理解。但是,陆南心,抱歉,恕我无能为力。” 叶栗一摊手,表情越发的不羁和不屑,那声音也都跟着狠戾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