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两面针经销商,中药为什么叫两面针,两面针2018年一季报,两面针同花顺

发布时间:2019-10-29 22:24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前面的事情还可以说是江一辰给的警告,可后面那一件事情,那可是真的结下死梁子了。

我慢慢地扫过那些认识多年的高层,最后定格在了姜岩的脸上:“今天这个会议是你的意思,还是你们所有人的意思?” “是我的意思,也是我们大家的意思。”姜岩冲我冷笑了一下,“毕竟公司需要的是一个能够领导大家赚钱的人,而不是让没用的累赘浪费了位置。” “尹大小姐,我们都是靠工资吃饭的,和大小姐你不一样啊。” “就是,整天不来公司还想占着位置,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。” “别说姜总想离婚,我换了这种没用的老婆,我也想离婚。” 耳边传来一句句非议,让我气得眼睛都红了。这些人得了尹家这么多年的好处,可现在一个个都成了白眼狼。 姜岩更是像胜利者一样得意洋洋,那副嘴脸让我看了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两巴掌。 就在这个时候,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,一个年轻的男人冲了进来,对负责公司项目的副总简阳说了几句。 简阳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,朝我看了过来。 姜岩皱眉看了简阳一眼:“怎么了?” “姜总……我们和政府合作的项目出了点问题。”简阳站了起来,又看了我一眼,“那个项目政府那边说不批了,还说……” 简阳吞吞吐吐,姜岩冲他吼:“说什么!” “那边说,如果要谈这个项目,只能让您的太太去谈……” “尹月?她一个家庭妇女懂什么!你确定没听错?!” “姜总,我没听错,刚才我已经联系了政府那边的人,他们一口咬定这个合同只有尹大小姐能谈下来,其他人谁去都没有用!” 政府项目? 我仔细想了一下,公司确实有这样一个项目。 而且这个项目是今年公司倾尽全力去打造的重点,大部分的流动资金已经全都做了前期投入,如果政府那边不拿下来,公司恐怕受到的影响不是一星半点。 我冷笑了一声,站了起来:“要我去谈?现在公司都开会要把我开出去了,我拿什么身份去谈?” “尹月!” 姜岩被我的话气得脸色铁青,其他那些刚才还口无遮拦的人更是一个个不敢跟我直视。 简阳这时候打了个哈哈,上来跟我说:“大小姐,这个会议是商量你的去留问题,谁说会开你了?你不能不管公司的事情,毕竟这是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……” “你说的对,这是我爸一辈子的心血,所以我不会再像姜岩说的那样,做一个家庭妇女了。” 我转过头看着姜岩,一字一句说:“我要正儿八经的公司职务和对应薪资,单独的办公室。这个项目既然由我去谈,以后也由我负责,该给的提成和奖励,一分钱也不能少!” 姜岩只是思考了两秒,就点头同意了。 “尹月,你的条件我都答应,不过你现在来一趟我的办公室。” 说完,姜岩转身就出了会议室,我跟着走了出去。 直到离开会议室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 看着姜岩急匆匆的背影,我心里一阵迷茫。 政府那边的工程为什么会指定让我去谈?难道是那个男人帮了我吗? 可是,我明明什么事情都还没来得及说啊…… 想着,我走到了姜岩办公室门口,推门进去,姜岩一手撑着办公桌,回头看着我,眼神里满是嘲讽。 “尹月,你到底睡了个什么样的男人,现在有能耐帮你要价啊?” 他既然要谈,我也不遮遮掩掩了,冷笑着回他:“什么样的男人?当然是有钱又长得帅的极品了。” 说着,我故意瞧了一眼姜岩的裤裆,继续说:“而且人家不仅有能耐,还器大活儿好,哪儿哪儿都比你强了不止一星半点!” “你!” 姜岩气得冲上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,搂着我的腰把我拖到了沙发,一边过来剥我的衣服,一边吼:“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他和我谁厉害!” “姜岩,你放开我!” 我没想到姜岩居然会在办公室里面发疯,吓得手脚并用撑住他不要他碰我。 “别的男人能操你,我为什么不能?我他妈现在还是你老公!” 姜岩力气大,就在我快抵挡不住想喊救命的时候,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。 电话一直响一直响,姜岩不得不放开我去接电话,我连忙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冲出了姜岩的办公室。 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,我听到了姜岩惊慌的声音。 “什么?我妈被车擦了?!”添加"jzwx123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他向后退一步,我的注意力也被他的动作吸引了过去,视线往下移了不少。 看清楚眼前的这具男人身体的瞬间,一股热流冲上了我的脑袋,让我产生了一股眩晕感。 我的双颊一下就滚烫起来。 他的身材就像是我曾经画画时临摹过的那些雕塑一样,毫不夸张的肌肉附着高挑纤长的骨架上,再配上略带一点古铜的肤色,完美得让我说不出话来。 曾经我猜测过他会不会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但是看到这年轻的肉体,这个猜疑彻底从我脑海中抹去了。 唯一让我有些愕然的是,这样一副完美的身体上,竟然在胸腹有着好几道还未彻底褪色的旧伤疤。 尽管现在看起来伤疤不再狰狞,但稍微想想,不难猜测当时这伤疤有多么可怕。 我忍不住伸手轻轻地碰了一下伤疤,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不轻不重地咬住了我的手指头:“这次你蛮主动的,是满意看到的一切吗?” “我才不是主动!”我红着脸把手抽回来,忍不住瞪了他一眼。 蒙着眼罩的时候,我只能感觉到他那种能够掌控一切的霸道,但没想到他居然也会调侃我。 我心里暗想,有这样的好身材的男人,就算那张脸不够完美,也能吸引到不少懂得欣赏的女人。 我就弄不明白,他为什么偏偏找上了我。 这时,我下移的视线接触到了那个神秘的位置,惊人的尺寸让我想起来被他疼爱到晕过去的经历,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好大……” 我脱口而出的话让他勾唇笑了一声,他搂住我的腰,把我拉了过去打横抱起来,一边走一边说:“怕什么,你又不是吃不下。” 毫无遮拦的调侃让我羞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,可是他丝毫没有给我逃避的机会,把我放到了床上,压了过来。 这一次的亲热和以往不一样,不再是我靠着手指和肌肤感受他的存在。 他就在我的眼前,不再只是我猜测的对象,他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,带着疤痕的肌肤上水珠和汗水混在一起滑下,这是前所未有的真实。 这一次,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交缠格外激烈,我更是被送上了从未到过的巅峰。 完事后,我躺在他的怀抱,听着他胸膛传来的稳稳心跳声,忽然一个念头从我脑海深处蹿了出来。 如果我们之间不是一场交易就好了…… 我一下愣住,坐了起来,他伸手压住了我的腰,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 “没什么,我肚子饿了,想煮点面条吃。你要吗?” 我一边穿睡裙,一边走向厨房,生怕被他看到我此时此刻的表情。 “不用了,我还有事情,得走了。” 接水的时候,我听到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,他进来在我额角亲了一下,转身出了厨房,离开了屋子。 听到关门的声音响起,我把水龙头拧紧,抱着胳膊蹲在地上,把头埋进了胳膊里面。 刚才那个念头,我到底在想什么?明明这是一场再也直接不过的交易,我竟然还会痴心妄想。 这一夜因为心底的烦恼,我几乎没能睡好觉。 等到天亮的时候,我起床把自己脸上的黑眼圈用粉底盖好了,这才给姜岩打了电话。 昨天我说要离婚,并不是说说而已,我是玩真的。 姜岩那边很快接起电话:“这么早打电话来干嘛?” “离婚,昨天我提出的条件,你答应的。” “今天离不了,你要我还你所有的东西,你得给我一点时间来整理。” 我一听就笑了:“姜岩,你要时间,我给你。不过我给你的时间只有一个礼拜,要是到了那天你还没办法跟我离婚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 证据在我手上,惹毛了我放出去大不了鱼死网破,可姜岩放在心底心心念念爱着的顾浅浅得要吃大亏。 姜岩没说话,冷哼一声挂上了电话,我也没动气,昨天从他那里赢回来的一局让我心情能够好很久了。 我到公司没多久,姑父那边也到公司了,姜岩把他安排到了我这个项目里面,还是挂着之前副总的头衔。 我和姑父好好地整理了一下这个项目的资料,很快商量了针对姜岩之前的贱招的解决办法。 这个项目现在是由我和姑父全权来处理,而那些配合姜岩他们算计我的厂商,我信不过,决定利用手上的把柄把他们全部解约,另外寻找合作的对象。 只不过如此一来,JK那边刚开工就面临停工,我必须得到江一辰的同意才行。 我给江一辰打了电话过去,江一辰那边在开会,让我到JK详谈细节。 我本来想带着王筱柔一起过去,但姑父这边还有许多东西需要人帮忙,我就让王筱柔留下了。 我到了JK没等多久,江一辰开完会就叫我去了他办公室。 我稍微和江一辰寒暄了一下,就把昨天公司发生的那些事情和我的打算说了出来。 至于手里的把柄怎么来的我没说,他也没问,只是他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些不可捉摸。 听我说完,江一辰冲我歪头笑笑:“尹月,我原来以为姜岩能凭借着这个事情把你搓扁揉圆,没想到你还有后招。看到你不是我以为的小白兔,我也算是放心了,至少不会怕你蠢到让我也跟着被坑。” “其实这次的事情也是我工作上经验不够造成的,只要江总你给我这个机会,我一定会好好处理合作这边的事情,绝对不会造成工程延期。” “好,你要的时间我给你,不过回头忙完,你可要请我好好吃一顿饭作为谢礼啊。” “行,没问题,江总到时候要吃什么我都请!” 江一辰笑眯眯地看着我,嘴角挂着一抹邪气:“你可别忘记了今天说的话。” “绝对不会!” 得到了江一辰这边的肯定答案以后,我松了一口气,回到公司开始处理这些厂商的事情。 那几个厂商本来还不愿意解约,要跟我走法律途径,但是在看到我拿出来的东西以后,一个个都立刻同意解约。 不过这个工程大,在顺城有资格接这个单的厂商不多,基本上也就是解约的这几家。 我解约了以后,该到哪儿找合适的合作厂商呢?加我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 江一辰斜着瞄了我一眼,那双风流的桃花眼往下耷拉着扫过来,我的心脏就跟过电一样,跳得比平时候快了许多。 我用力地摇摇头:“不像,不过你真的没骗我?我帮你做成了这么大的事情?” 我仰着头看比我高一截的江一辰,眼珠子转都不转一下,想从他脸上找出哄我玩儿的痕迹。 江一辰明明就知道我现在心里面满满都是好奇,却勾唇笑笑说:“这件事情,等下谈。你先穿衣服,别感冒了。” 他要吊我胃口,我却拿着他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能压着心里好奇心把衣服穿上后,急匆匆问他: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 “急什么?头发不要吹了?” 江一辰把我按着坐在了梳妆台前面,拿吹风给我吹头发,等头发彻底干了以后,他跟我说:“走,去书房,我有些东西给你看。” 江一辰说完转身往外走,我看着他背影忍不住瞪他,他明明就知道我心里面着急什么事情,可偏偏压着不肯说,真是可恶透顶! 但此时此刻的我,已经彻底被他撒出来的鱼饵迷住,像只馋嘴的猫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往书房走了过去。 “啪。” 江一辰打开了书房的灯,我第一次看清楚这个书房里面的摆设。 简约的欧式设计显得大气简洁,尤其是那张极大的书桌和呈半圆摆放的几个大书架,更是让我印象深刻。 我走到了书架前随便看了看,有些瞠目结舌。 书架上不仅有许多大部头,而且还有不少法文、英文的原文书籍,更让我惊讶的是,我在里面还看到了一些珠宝设计相关的书以及经典鉴赏的图册等等。 江一辰的爱好还真是广泛……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当口,江一辰走了过来,把一杯暖饮塞进了我的手里,笑着问我:“尹月,你觉得我和桑启红之间有什么关系?” 他和桑启红之间的关系?我想了想,问他:“你和桑启红彼此的称呼有些亲密,你们是很久以前就认识吧?” “不,我和她以前不认识,最近半年关系才建立的。” 江一辰一口就否定了我的猜测,我又猜测他和陈永明的关系亲密等等,接二连三被他否定了。 我有些急眼,脱口而出:“这也不是那也不是,难不成你们两个人有一腿?” 江一辰还笑着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,把我一把就捞过去,压在腿上狠狠地两巴掌拍到了我屁股上:“是不是最近我对你态度太温和,所以你皮痒痒了?” “我错了!我错了!”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作死,立刻没骨气地认错,并且用力地想要挣脱。 江一辰估计是怕我伤着手也没刻意压着我,对我说:“桑启红跟我有合作关系,我的珠宝公司想要扩展市场,她能提供免费的商场给我并且投资资金。之前我们之间的合作一直处于洽谈还没确定的当口,我回来的路上,桑启红给我打来了电话,我们明天签合约,因为桑启红说我这边有你这样诚实而且观察力敏锐的人才,相信公司一定会创造出我所承诺的那些美好前景,所以这事情就这么定了。” 听到这里,我才算是弄明白了,难怪之前那个人因为生病不能来陪桑启红,江一辰会着急成那样子…… 可是不对啊! 我脑子忽然又转了过来,诧异地问道:“江一辰,你是江家的少爷,什么样的资源拿不到呢?别说和桑启红之间的合约牵涉资金有多少,就天宁跟着你做的这个项目起码也是好几十亿的投资,你怎么会需要这么麻烦谈合作?” 江家是什么家底我可能不是特别了解,但江家的投资是什么规模,我还是稍微知道一些的,别的不谈,只谈江一辰在顺城的开发投资,尤其是要在开发之外做影视城,这前期投资都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! “江家的投资是用江家的钱,我自己的投资是我自己的事情,和江家没关系。”江一辰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热茶,抬眼看着我问,“尹月,你知道Yes这个品牌吗?” Yes? “你说的是最近两年冒出来的新锐珠宝设计公司吗?”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江一辰,喃喃地问他。 “嗯,这家公司是我的。” 江一辰说得轻松,但我心里却是掀起了一阵阵轩然大波! 不说整个世界,就说我们自己国家好了,每年都会有不少设计品牌会出现,然而同样的,百分之九十九的设计品牌都是昙花一现。 这些品牌或许因为某一个系列的出色被人所知道,但是往往会因为设计的后继无力逐渐地被市场淘汰。 然而Yes是个例外,而且做得风生水起,在国内拥有了一部分忠实的用户,在国外也有潮人通过脸书推特等社交软件进行了开箱测评等等。 我也关注过这个品牌的珠宝,它们整个公司并不是单一对某个消费群体进行服务,而是针对了三个人群。 有针对上流社会的高订服务和设计,有适合职场OL的干练风格,也有适合时尚年轻人的新颖设计,尤其是他们的时尚这一块设计做得最为出色。 去年我去国外扫货的时候,看到两个针对年轻人群体的潮牌跟Yes做了品牌结合,套装卖得很好,门口完全就是大排长龙的景象,别提多火热了。 我稍微了解过Yes的公司品牌负责人这些,但我从来没想过,江一辰会是这个公司真正的老板。 我很不明白地看着江一辰,疑惑万分地问他:“你明明做着江家的事情,就算要开珠宝设计公司也完全可以用江家的资源,为什么偏偏做这么画蛇添足的事情呢?” 江一辰如果公开自己的身份,别提江家能给的实际帮助,就是代言人也能因为他本人的关系,找到各种腕儿来代言。 尤其是高订的部分,我之前看过他们放出来的样图,说实话,模特儿本身的气质虽然算是比较契合高订的珠宝,但是没能带出更深层次的感觉,无法催动真正有经济能力的买家进行消费。 然而做出选择这个模特儿的原因,我想恐怕和资金人脉等等分不开,否则江一辰为什么不用最好最适合的人来代言? 江一辰转身把手里的茶杯放到了书桌上,抱着胳膊看我,一手摩挲着下巴,吐出了一句让我惊讶不已的话。 “江家是江家,我是我。之所以我会做这个公司,就是因为我不想把鸡蛋都放在江家这一个篮子里面。”好看小说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唉哟,江总,你们两位还真甜蜜呢!” “都这么般配的一对,怎么可能不甜蜜?” “谢总,看尹小姐和江少的亲热劲儿,我估摸着快喝喜酒了吧?” “要是两位好事成了,可别忘记请咱们也凑个热闹啊……” 这一吻下去,周围看热闹的沸腾了,一个个嘴里说的是恭喜,但我心里明白的很,他们的目的不过都是在借着跟天宁的这一层关系跟江一辰套近乎。 江一辰没觉得有啥被冒犯的,手一挥就应承道:“放心吧,咱们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我肯定会大宴宾客。” 大宴宾客? 啥时候假情侣都能这么理直气壮骗人了? 我心里一连串的吐槽出来,几乎快把我自己都给淹没了,还好大家今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雪景,注意力渐渐被分散了许多,不然我和江一辰肯定连身都脱不掉。 公司安排的住宿有两处,一处是滑雪的半山腰,另外一处是山顶的温泉酒店,每个酒店有各自不同的接待方式和特色。 公司里的小年轻们大部分选择了去半山腰的酒店入住,方便他们在雪场滑雪。 难道看到这么漂亮的大雪,我怎么可能放过滑雪的机会,只是我一直以来运动都是弱项,有些不好意思在公司的人面前丢丑。 江一辰看我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,过来问我:“想滑雪?” 我点点头,老老实实把底牌交了出来:“想是想,但我不会……而且怕姿势太丑丢人。” “有我呢,丢什么人?我技术很好,比那些什么教练都强。” 江一辰拍着胸口能教我,我心里虽然有些担心,但还是选择了相信他,毕竟他在我心里面还是挺厉害的。就这么说吧,我估计这辈子他做不了的事情就是生孩子和喂奶了。 我们去领了滑雪工具,江一辰把我带到了人较少的地方,直接给我小露了一手。 就像是在看关于滑雪的电影一样,江一辰姿势优美地在雪地上腾挪跌宕,如同一只飞翔的鹰腾空而起。 我看得眼睛都直了,此时此刻,除开给他狂鼓掌和叫好,其他的都做不了。 江一辰滑完一圈回到我跟前,一脸傲气地问我:“怎么样?我技术不错吧?” “嗯,看来你教我滑雪,这事情还真算得上大材小用了。”我立刻给江一辰拍了个马屁,但我心里有些忐忑,滑雪好还教学好是两回事,他教我滑雪这件事情真的能够一帆风顺吗? 事实证明,我的担心和忐忑都实在是太多余。江一辰先教我基本的动作后,直接就带着我实际操作了。 我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双腿的力道和身体的平衡,随着江一辰的指引慢慢地向前滑动。 “你看,不难吧?” 江一辰一边带着我稍微加速,一边跟我说话,我点点头,大胆地往前迈步。 然而我的动作一不留神打乱了江一辰营造的节奏,脚下的滑雪板稍微往外面一撇,我整个人立刻失去了平衡,整个人向侧面摔了出去! 身体失去控制的一瞬间,我头皮就跟过电一样发麻了,口中发出一声惊呼,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!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到前面的江一辰用力地把我搂入了怀中,过了几秒,我和江一辰一起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了。 “唔……” 江一辰喉间溢出了一声闷哼,我心里一惊,猛地睁开眼睛,入眼是江一辰紧蹙的眉头,他把我轻轻地推出了怀抱,一手撑着地坐了起来。 这时,我才看到江一辰躺着的那一片雪被压实了,右肩膀的位置露出了一片黑褐色,是一块石头。 我一看心里急了,张口就问:“你磕在石头上了?!肩膀怎么样?” 江一辰动了一下肩膀,但右胳膊耷拉着抬不起来,我急得连忙脱下滑雪外套,准备去拿手机叫人过来。 然而江一辰忽然伸手压住了我的手,低声说:“别担心,就是脱臼而已,我自己能处理。” “你能处理啥啊,看你都痛得一身汗水了!江一辰,你别跟我倔,要是不快点处理的话,拖下去麻烦就大了!” 别的事情我可能知道的不多,但脱臼这个事情我还是知道一些的,要是没及时处理,以后会留下很大的后遗症。更别提现在环境也相当寒冷,对江一辰来说,这真的极其不友好。 我急得团团转,但江一辰把我手机抢了过去,直接塞到了他衣服的内包里面! “你!”我拿他没辙,总不能我丢下他就这么走了吧?! “怎么?信不过你男人?” 江一辰笑着站了起来,甩开我搀扶的手,几步走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旁。 随即,江一辰把右胳膊架在了树木上,身体一顿一扭,肩关节发出了咔咔的一声脆响,听得我打了一个寒颤。 他在给自己脱臼的肩膀做关节复位? 我凝视着江一辰,他面上表情丝毫没有半点波澜,然而他额头上冒出来的大颗大颗汗水,就跟下雨一样。 我意识到,江一辰处理自己脱臼的肩关节并不是不痛,而是他在忍! 我紧咬住嘴唇,手指用力地抓紧了衣服的下摆,我想帮江一辰,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帮他什么。 江一辰等到把脱臼的胳膊处理完毕,整个人脸上全都是汗水,就跟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。 但他脸上丝毫没有因为疼痛动容,就好像他对于这些常人痛得哭爹喊娘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。 看着这样的江一辰,毫无疑问,他是极其富有魅力的。 可是看到这样的江一辰,我心底却是在一抽一抽的痛着,因为我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糟心的事情,才会有这样处理伤势的麻利手法。 我也不知道江家所谓的训练有多么严苛,才会让这个出身名门的大少爷对痛苦豪不动容。 忽然,江一辰看向我,抬起才复位好的胳膊摸上了我的脸,皱眉问我:“你哭什么?心疼我了?” 明明心里就如他所说的那样,但心思被点出来,让我有些恼羞成怒。 我瞪了江一辰一眼,不高兴地说:“你都不心疼自己,还指望着我心疼你?” 我嘴巴上虽然说得凶巴巴,但还是动作小心地扶住了他。 江一辰在我耳边吐出了两个字:“傻瓜……” 我不高兴地瞪着他:“自己处理脱臼的胳膊,到底谁傻啊?” “呵……我傻,行了吧?” 听着江一辰难得一次示弱的话,我脸虽然紧绷着,心里却开出了愉悦的花……加我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唉哟,江总,你们两位还真甜蜜呢!” “都这么般配的一对,怎么可能不甜蜜?” “谢总,看尹小姐和江少的亲热劲儿,我估摸着快喝喜酒了吧?” “要是两位好事成了,可别忘记请咱们也凑个热闹啊……” 这一吻下去,周围看热闹的沸腾了,一个个嘴里说的是恭喜,但我心里明白的很,他们的目的不过都是在借着跟天宁的这一层关系跟江一辰套近乎。 江一辰没觉得有啥被冒犯的,手一挥就应承道:“放心吧,咱们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我肯定会大宴宾客。” 大宴宾客? 啥时候假情侣都能这么理直气壮骗人了? 我心里一连串的吐槽出来,几乎快把我自己都给淹没了,还好大家今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雪景,注意力渐渐被分散了许多,不然我和江一辰肯定连身都脱不掉。 公司安排的住宿有两处,一处是滑雪的半山腰,另外一处是山顶的温泉酒店,每个酒店有各自不同的接待方式和特色。 公司里的小年轻们大部分选择了去半山腰的酒店入住,方便他们在雪场滑雪。 难道看到这么漂亮的大雪,我怎么可能放过滑雪的机会,只是我一直以来运动都是弱项,有些不好意思在公司的人面前丢丑。 江一辰看我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,过来问我:“想滑雪?” 我点点头,老老实实把底牌交了出来:“想是想,但我不会……而且怕姿势太丑丢人。” “有我呢,丢什么人?我技术很好,比那些什么教练都强。” 江一辰拍着胸口能教我,我心里虽然有些担心,但还是选择了相信他,毕竟他在我心里面还是挺厉害的。就这么说吧,我估计这辈子他做不了的事情就是生孩子和喂奶了。 我们去领了滑雪工具,江一辰把我带到了人较少的地方,直接给我小露了一手。 就像是在看关于滑雪的电影一样,江一辰姿势优美地在雪地上腾挪跌宕,如同一只飞翔的鹰腾空而起。 我看得眼睛都直了,此时此刻,除开给他狂鼓掌和叫好,其他的都做不了。 江一辰滑完一圈回到我跟前,一脸傲气地问我:“怎么样?我技术不错吧?” “嗯,看来你教我滑雪,这事情还真算得上大材小用了。”我立刻给江一辰拍了个马屁,但我心里有些忐忑,滑雪好还教学好是两回事,他教我滑雪这件事情真的能够一帆风顺吗? 事实证明,我的担心和忐忑都实在是太多余。江一辰先教我基本的动作后,直接就带着我实际操作了。 我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双腿的力道和身体的平衡,随着江一辰的指引慢慢地向前滑动。 “你看,不难吧?” 江一辰一边带着我稍微加速,一边跟我说话,我点点头,大胆地往前迈步。 然而我的动作一不留神打乱了江一辰营造的节奏,脚下的滑雪板稍微往外面一撇,我整个人立刻失去了平衡,整个人向侧面摔了出去! 身体失去控制的一瞬间,我头皮就跟过电一样发麻了,口中发出一声惊呼,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!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到前面的江一辰用力地把我搂入了怀中,过了几秒,我和江一辰一起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了。 “唔……” 江一辰喉间溢出了一声闷哼,我心里一惊,猛地睁开眼睛,入眼是江一辰紧蹙的眉头,他把我轻轻地推出了怀抱,一手撑着地坐了起来。 这时,我才看到江一辰躺着的那一片雪被压实了,右肩膀的位置露出了一片黑褐色,是一块石头。 我一看心里急了,张口就问:“你磕在石头上了?!肩膀怎么样?” 江一辰动了一下肩膀,但右胳膊耷拉着抬不起来,我急得连忙脱下滑雪外套,准备去拿手机叫人过来。 然而江一辰忽然伸手压住了我的手,低声说:“别担心,就是脱臼而已,我自己能处理。” “你能处理啥啊,看你都痛得一身汗水了!江一辰,你别跟我倔,要是不快点处理的话,拖下去麻烦就大了!” 别的事情我可能知道的不多,但脱臼这个事情我还是知道一些的,要是没及时处理,以后会留下很大的后遗症。更别提现在环境也相当寒冷,对江一辰来说,这真的极其不友好。 我急得团团转,但江一辰把我手机抢了过去,直接塞到了他衣服的内包里面! “你!”我拿他没辙,总不能我丢下他就这么走了吧?! “怎么?信不过你男人?” 江一辰笑着站了起来,甩开我搀扶的手,几步走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旁。 随即,江一辰把右胳膊架在了树木上,身体一顿一扭,肩关节发出了咔咔的一声脆响,听得我打了一个寒颤。 他在给自己脱臼的肩膀做关节复位? 我凝视着江一辰,他面上表情丝毫没有半点波澜,然而他额头上冒出来的大颗大颗汗水,就跟下雨一样。 我意识到,江一辰处理自己脱臼的肩关节并不是不痛,而是他在忍! 我紧咬住嘴唇,手指用力地抓紧了衣服的下摆,我想帮江一辰,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帮他什么。 江一辰等到把脱臼的胳膊处理完毕,整个人脸上全都是汗水,就跟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。 但他脸上丝毫没有因为疼痛动容,就好像他对于这些常人痛得哭爹喊娘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。 看着这样的江一辰,毫无疑问,他是极其富有魅力的。 可是看到这样的江一辰,我心底却是在一抽一抽的痛着,因为我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糟心的事情,才会有这样处理伤势的麻利手法。 我也不知道江家所谓的训练有多么严苛,才会让这个出身名门的大少爷对痛苦豪不动容。 忽然,江一辰看向我,抬起才复位好的胳膊摸上了我的脸,皱眉问我:“你哭什么?心疼我了?” 明明心里就如他所说的那样,但心思被点出来,让我有些恼羞成怒。 我瞪了江一辰一眼,不高兴地说:“你都不心疼自己,还指望着我心疼你?” 我嘴巴上虽然说得凶巴巴,但还是动作小心地扶住了他。 江一辰在我耳边吐出了两个字:“傻瓜……” 我不高兴地瞪着他:“自己处理脱臼的胳膊,到底谁傻啊?” “呵……我傻,行了吧?” 听着江一辰难得一次示弱的话,我脸虽然紧绷着,心里却开出了愉悦的花……加我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机械战士

他靠近我,亲了一口我的额头,对我说:“最近我不用负责JK那边的事务,清闲了不少,我们一起看看怎么养育孩子,好不好?”

江一辰拉着我的手去厨房让阿姨给做东西吃,还在一旁学怎么料理,看起来挺有趣的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有一种预感,这份平静会随着他的计划展开而被打破。